•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蝶恋花:爱的滋味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1-05-05 10:10:48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伊人的笑声凝结在流水中飞逝的时光中,很久就不知心痛的感觉。很久就不感觉到爱的滋味。你说过的燕子今年又会飞回来,停在一个我久久仰望的位置,我头潸潸而泪淋淋地诉说我思念的愁苦如春丝绕旋不已。你知道吗,当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我就想带着你坐在门前的小溪边,我吹箫你歌唱共度季节的枯萎而无悔无怨。


相见时难别也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我翅膀上停驻的落花呀,你可有什么遗言对我说,你可有一丝丝不曾撷取的忧伤带给我。


自然,我只是一个天地间无人怜惜的花蝴蝶,我和你的相见和相爱没有丝毫命运的依据,一阵无情的风随时可以把我们拆散, 如季节的蒲公英我们含泪无言欲说还羞,又有什么法子。也许相爱不如相知,相识不如相忘。


春蚕到死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今夜我独坐在空房独自咀嚼着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我知道我来自苦难的破茧而出。    


莫非我苦难后得来的美丽和爱情最终也是一种挥之不去唤之不应的离愁别绪。只是我知道,我仰望天堂的时候,我的心是虔诚的。 


我不曾说过任何亵渎神和美的话语。为何我得到的不能是相依相守的幸福,而只是生死相隔的钝痛和愁思如发的悲凉。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没芳草。自然我是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自然我是知道天下不只你一朵美丽的花。但是亲爱的,因爱过后心里留下的空隙你可知是别人无法可以填补的。


我曾经在一个花园里黯然飞过,只是没有一朵花会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也听说过,很久以前有一颗三尾星,看到它的人就可以得到一把钥匙,用它可以开启我们的幸福之门,可是谁能告诉我它在那里。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很久之前我就听说过这句话,当时我不懂它的意思,直到我遇上你之后我发现了,其实爱是一种美丽而疯狂的病,病起的时候我忘记了一切,不止是巫山,整个世界也陷入虚无。爱过之后,世界一片苍凉,因而懂得了慈悲 。


你知道吗,当那一天你从树上依依不舍地堕落下来的时候,我多么想跟你一起离开这个世上,只是我还不能,我缺少死的勇气。


其实到了现在,我才知道活着比死去更加需要勇气。因为死去只是一个虚无的开始。而活着即是痛苦的无限延长。我之所以继续苟且在世上,是因为我想通过我的痛苦把我们曾经美丽的回忆固定下来。


我是这样认为的:假如你活在我的记忆里,谁又能说你已经死去了。这样,我痛苦     的生存就有了价值,我的活着就是你的活着。天哪,请原谅我天真的幻想—这是我活着的唯一理由。


我思君时君思我。今天我又想起了你。我想起你美丽的容颜,想起你天真的笑,想起你偶然想起什么伤心事的时候后那种哀愁的眼神。


我有一个幻觉,当我在地上翩翩飞起的时候思念着你,你也许也会思念着我


因为我知道,你是天堂里的天使,你我的相遇不过是春天一个美好赠予。我似乎可以看到你隐形的翅膀迎风拍动着。你圣洁的灵魂还是依旧迷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今天是你我分别的第十个年头。我十年前飞过的那府人家的燕子又开始呢喃着。

唉,这人间的三月天哪,我不知该是感激你还是怨恨你。如果我感激你的话,你曾经使我离开我最爱的花朵;如果我怨恨你的话,没有你我们又何能相识相爱。说来说    去只是一个字:命。我已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蝴蝶,真是奇怪,原来一个蝴蝶是可以活十年的。但是我知道是思念给我的力量。

雨中花
古老的石径上隐隐的朱门现出一种沧桑的颜色。雨中的花朵娇小玲珑,在风雨里若少女纯洁的泪光。渺茫的歌声从远方传来,如同一个飞天的幻舞。我不知道雨中的她是否知道,我在雨中等待着她。雨中的伞开始凝聚成一个记忆的飞碟,伫立在一朵娇羞的洁白旁边,不由得敲起玉珠梦幻曲。

我打从你家的门前走过,那季节的寂寞从深远的黑暗中传出来如怨妇的哀愁。你的玲珑画幅还在,朱颜未改,呼唤你的人却不知如何去了。一帘幽梦。江南的烟雨最是引人愁思万丈,旧家的灯火往往是醉人的温馨。寂寞依旧。


满川风雨,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听说思念是一个狠心的家伙,他会偷走人的青春。光年里的记忆依旧是烛影深沉,你我卿卿我我。共度岁月如无声流水无忧乐曲。那个掉在心里的灵犀它什么时候再一起醒来,叩响我们心中的春江花月夜。

无情最是离时雨。我看到风吹起的柳絮飘飘悠悠渐飞渐远如你的心意。心疼。无泪。倚在黄鹤楼的时候,我并没有见到李白的烟花三月,我看到的只是我的心如刀割,发如飞蓬。我把一种莫名的思绪拉成一张可以覆盖你的席子,然后我卷起你白玉般的身体。飞起。无人知。然后我知道,在远远的一棵桑树上,你我化为一条吐着洁白思念的春蚕。永远。永远。

后来是青山开始退避三尺,形成一种畏惧的状态。它睐着的眼睛水汪汪的像你的微笑眼神 我和你融为一体,我和你心灵相通。我和你是共飞的蝴蝶。然而我从幻觉中醒来。你是雨中花。 

我是水中影。我们不过是上帝眼中的两个孤儿。只是我是被抛弃的,而你是被怜惜的。我们合起来的话,就是我们是被上帝怜惜后又被上帝抛弃的。烂柯一觉终须醒。花叶扶疏,我们踏光而行,手有月光。

你轻轻地歌吟着:看着那花儿在开,看着那雨中的泪。我是不能明白了你,我是无情的无悔。想着你潇洒的模样,想着你歌吟的低回。我不知,是否你我是否一定会相爱无悔,我不知我们最终是否会相会。

我只是相信,我不会后悔。我在这里等着雨中的你。雨中花,眼中泪。爱是愁,梦是溃。如果我一生注定在孤独中想你,请让我,化成你眼中的泪。我宁愿,在你的哭泣中逝去光辉。我宁愿在生死中永远轮回,永远轮回......
 

临江仙

多少年后,从龙丘传出一个传奇。一辆飞车承载着两个倾城的美女,飞驰而去。在西山的晚霞里,归家的游人在看着这美丽的飞逝,已经来不及惊叹和赞赏。依依的眼神飘飘的红巾伏在潇洒的马上,轻轻的飞尘悄悄地落下再也无法回忆的悔恨也渐渐飘逝。别再说你不懂,别再逃避在你弱小的微笑里面。来回的漩涡把你旋转成一个赤裸的飞鸟。

溪山好处是吾乡,伤心客地何可留。我是巴陵上一个衣带飘飘的白鹭,抬起被你射伤的头颅。长路漫漫长恨绵绵,我想飞起的时候,你在何处张望,你是否在黑暗中回避着我烁人的目光。

秋风吹起的时候,古城的落花像我一年一度的忧郁飘落。我回眸人生的时候,她在阑珊处。我是应该好好看着那满地金黄的菊花的了,透过深秋的心脏我看到春天的娇容一如你的微笑。

紫云飞起的时候,谁人在轻轻哭泣,紫云飘逝的时候,谁人落下一地沉默。自然我想通过一朵云托起你弱不禁风的的希望,可是当我伸手的时候,你已经枯萎。 

好了,我是明白诗句原来只是一种无力的软弱,给不了人生一点点温暖。凄凉一早已经注定。然而我的心是秋天的白鹤,它会在我最失落的时候更加昂然地飞起来。其实阳光还是会有的。

蒹葭苍苍,一水在远方,隔绝两人的相会。临江的仙子眼有泪珠,手中还有玉佩,不知何人送?我于是把远望的距离化作一种美,一杯酒下喉后,我醉倒在一片芦花中,白鹭飞起,却回头看我。

人得意的时候应该飞起,失意的时候喝酒其实是一种无奈。我因为不服人生的无奈,于是在醉酒中飞翔。寂寞的沙洲,我背着一个诗囊独自徘徊,仰望天高云低,和风吹来阵阵凉。原来孤独也是一种禅意。

其实我只是有一两不羁,三钱豪放,还有半斤痴情伴着一片慌乱的幻想。我又何能在踯躅中开怀大笑?就算我跑尽天涯海角,走遍千山万水,落得风尘仆仆,两鬓苍苍,一心只为找着那个伊人,她是否还认得?

算了,算了。失意就失意得潇洒一些,落魄就落魄个痛快。也许那仙子原来只是一个虚无。只是虚无。从此难得糊涂,做一个流浪山水的闲云野鹤。也许,人生只是一个旅店,我只是一个行人。死是最终的命运。
 
 鹊桥仙  

飞起的喜鹊是不会知道牛郎的苦楚的。我的心轻轻地告诉我,其实那条鹊桥也是不会说话的。“这没有什么出奇,因为根本就是一个事实。”但是这又有什么问题。流转的星星在天际流下一道闪亮的光芒。我可以踏光而行,我可以饮酒作乐,我决定放纵自己。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只是一个自我欺骗。

一道闪亮的银河其实只是一道美丽的幻像,你可以说它流动着,也可以是它是流泪。我想牛郎早就想到有一天他会在天长地久里等待织女。只是他不会知道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早得自己竟然来不及来不及面对。只是该来的始终要来的,该走的谁也拦阻不了。

我想一种爱如果要长久,只要分隔两地,然而又要互相可以望见。牛郎其实还是幸福的,因为他喜欢的人还在,还可以每年相见一次。其实在此刻我知道,我也希望,在金风玉露相逢的日子,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如愿,相爱到老。其实爱是一种激素通过心灵的隧道, 然后据图达到永恒的东西。牛郎的头发如飞霜,人开始明白:相望也是一种美。
 
 
 方舟泊

 露水飞来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片模糊,似乎再也看不见手机里的信息。当我独自一个人走在学校外面的水塘边的小径的时候,午夜的寂静渗透我的心房。一个隐隐露出绿光的萤火虫缓缓地从远而近,在夜行人的心中带来一点温暖。一枝寒冷如冬夜的树枝簌簌发抖,我看见了一只仿佛野鸭的鸟在颤动着,它的羽毛是渲染的色彩飘扬着。

我曾经在夜里摇曳着一只小舟在故乡的荷塘里缓缓游曳着,月华如银水泻地,无声,水纹悠悠荡开。其实一个人的夜里是一种难道的享受,两个人的夜里是快乐的天堂,三个人的夜里是旋转的梦幻。那时哥哥和我都是年少无知,所以看着宁静的夜的时候,便感到一种完全的放松,仿若躺在母亲温暖的怀里。我记起家里的院子开始感到寂寞,它经常受到我关怀的照顾,所以对我也有一种微妙的感情。

 我在燕子飞来的时候躲进小院里看着那棵木冬瓜的成长,它是和我一种天真的孩子,所以它也需要我的微笑来安慰。在我的院子里还有一棵很小的杨桃树,还有一些万年青和其他不知名的小草,我和妈妈一样喜欢它们。

所以当我在故乡的荷塘里沐浴着月光的时候,我想起了它们,我的花草。我要归航,我要泊在芳洲。我知道有很多人都不懂得关怀他们的花草,都会让它们忧伤。花草一旦忧伤的时候就会死去,再也不回来。

很早的时候,我有一个会吹笛的朋友,有一次我和他在荷塘里曳舟而行的时候,他站在船舷上,吹起了笛子。我记得那种笛声是一种来自地心的忧伤,很优美细腻而又婉转如蛇。他长发飘散如梅超风在山崖上独立。我问他,是不是失恋了。

他仰天大笑,然后说,世间本无爱恋,何来失恋。我沉默,他也沉默,后来时间似乎也沉默了。这个时候,一种秋蛩的声音一起一伏,仿若一个无形的 网将我们笼罩在月光的河流里面。我感到一种微醉下的美丽。

 后来我抬头看到天上的流云缓缓地向西方飘去,如一个舞女曲终后缓缓离去的裙摆。笛声后来响起的时候,一道月光划过天际。友人说她要走了。我说本来无恋,何必牵挂,看来你还是看不开。

他轻轻地微笑了一下,说:是呀,缘分不可强求。我记得大概是在丑时的时候,月亮落到西边的山顶上,只留一半明亮的留恋。山沉稳地扶持着月亮的柔美,但是没有挽留的意思。

   友人离开的时候,我在小舟上又停留了一个时辰。直到第一声嘹亮的鸡鸣叫醒了白昼,我也醒来。一觉香甜,无梦。

来源:易学思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