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红色百年 | 洪椰子家庭:“人民群众有什么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1-04-22 10:44:03


又是一年梨花风起,哀思恰浓。摩挲着爷爷奶奶遗留下来的革命徽章,仿佛岁月的余温仍在指尖缠绕。古朴的书柜里,记录着祖辈们烽火年代的手记已然泛黄,但蕴含其间的革命情怀犹在眼前……


 


要把我们的枪杆子和笔杆子结合起来



我爷爷叫洪椰子。


无论是翻开闽粤边区革命斗争史,还是解放后闽西南社会主义建设史,爷爷的名字总能不期而遇,其60余年的奋斗生涯,最终凝结成了短短几字墓志铭——“海南赤子、人民公仆”

1914年3月,爷爷出生于广东省海南岛乐会县(今海南省琼海市)。15岁那年,因家庭困难,爷爷只好随着本村人到南洋马来西亚谋生,备受压迫和剥削。

1932年12月,爷爷从马来西亚来到金门,在中药店当店员,并投入到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中。就是在这里,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金门特支宣传委员、金门特区区委书记,带领金门广大盐民,为反抗压迫闹“盐潮”。

1937年10月26日,日军攻陷金门,爷爷按党组织的指示进入厦门,担任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宣传部副部长。厦门沦陷后,爷爷先后率工作队开赴漳州、南靖、龙岩一线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1938年6月底,爷爷率工作队从龙岩回到漳州,之后先后担任过漳浦县第二区委书记,漳浦县委宣传部长,漳南工委副书记、书记,平和县委副特派员、闽西南经济工作队支部副书记。

1937年底,洪椰子(右三)在南安县开展抗日宣传

而他的革命生涯中最辉煌的一页,还是1945年调到闽粤边区党委之后,坚持在深山草寮办报的前后5年。

中共闽粤赣边区党委全体工作人员合影
(后排右七洪椰子,第二排右三张玉英)

“要把我们的枪杆子与笔杆子结合起来,在军事上向敌人进攻,在政治上、舆论上也要展开强大的攻势。”提到当年办报的初衷,爷爷的想法很坚决。


深山草舍实为贵,一纸党报起风雷。1945年5月1日,筹备许久的边区党委《新民主》报正式出刊。爷爷以此为阵地,以笔杆子为武器,撰写了一篇篇直指国民党黑暗统治的战斗檄文,把党的政策策略送进千家万户。

边区党委报刊《新民主》报、《学习》刊物及洪椰子同志见报文章、手迹

这份定期出版了五年的《新民主》报,让爷爷成为当时边区革命根据地有名的“红色报人”,更是见证了爷爷和奶奶之间的革命情缘。

1986年,洪椰子张玉英夫妇在漳州市干休所

奶奶张玉英是与共产党同龄的革命女战士,14岁时成为红三团的一名小战士。因学过电台服务、会刻钢板印报纸,在爷爷手把手的传帮带下,她很快成长为报社的骨干,与爷爷结成一对革命伴侣。

张玉英同志

而在黎明前的黑暗里,爷爷奶奶直面了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为了不给组织增加负担,他们忍痛把自己出生20多天的第一个孩子洪海鸥送给了接头户抚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接回到身边;为了保卫边区党委机关的安全,他们把刚刚出生的第二个孩子藏在山寮的稻草堆上,最终还是在两个月后的一次转移中献出了幼女的生命,成为一名小烈士,名“红婴”……

 


人民群众有什么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



从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走向热火朝天的建设时期,爷爷奶奶始终保持革命本色。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服从组织安排,在省直机关和闽西南一带投身社会主义建设。

洪椰子同志徽章

在闽西,爷爷参加了闽西军民剿匪反霸建政工作,指导完成土地改革和农村农业合作化;在龙溪,他先后担任地委副书记、书记,坚持以粮为纲、全面发展,参与组建龙溪师范专科学校兼任首任校长(今闽南师范大学);在晋江,他历任地委书记、革委会主任,高度重视“抓革命,促生产”,兴建山美水库……

1956年,龙溪专区农村青年生产队向千斤水稻进军大会合影(前排右五洪椰子)

1973年,洪椰子在山美水库

伴随着爷爷工作岗位的轮转,奶奶始终相伴左右,长期在龙岩、龙溪、晋江地区从事妇女和党建工作。无论是繁忙的家务,还是复杂的工作,又或是文化学习,奶奶一样也没有耽搁。尤其是当爷爷执意要以身作则、公而忘私时,她总是毫无怨言地配合响应。

1992年4月,洪椰子夫妇参加纪念红军进漳60周年活动时留影

“家庭的事永远都有!”这是爷爷的口头禅。在晋江地区工作期间,他曾任“一把手”,却主动拒绝入住当地的“书记楼”,坚持全家老小挤在逼仄潮湿的旧平房里。尽管旁人多次劝说,爷爷仍坚持道:“干部群众还有不少缺房住,我有这样住处,比起战争年代不知好多少倍了。”

然而,古来豪杰谁无情?常常忘记“小家”的爷爷却始终牵挂着老区的乡亲。

1951年8月,洪椰子(中)与漳浦老区黄厝村群众合影

每次下到基层,看到老区人民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爷爷心里总不是滋味。他告诫工作人员“人民群众有什么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一定要帮助他们解决”。他常常自己率先掏出腰包,为群众解燃眉之急。到晋江地委工作后,龙溪、龙岩一些老区的“五老”还是经常来找爷爷,他总是热情地接待,奶奶也会在临别时备几件衣服、自己掏钱购买回程车票给老乡。

尽管家中还有6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但是爷爷奶奶依然积极照应着老区的乡亲们。

洪椰子家人合影

“老区人民是我们的救命恩人。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能站得住,个人之所以能生存,全靠老区人民的支持。当年,他们有的甚至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们,现在他们有困难,我们省吃俭用也要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爷爷的一席话深深地印刻在洪家后辈们的脑海中……

 


考虑事情、权衡得失首先要先公后私,公而忘私



由于身体每况愈下,爷爷于1983年办理了离休手续,准备定居漳州。当时很多人表示不解,别人家都拼命地往省城跑,可洪老一家却越走地方越小。

1991年春节,洪椰子家人于漳州合影

其实,爷爷最割舍不下的就是对老区乡亲的思念之情。“我们在漳州工作久了,和这里群众干部很有感情,有机会可以多下下乡看看他们,他们也可以经常来看我,彼此谈谈心方便呵。”

从我记事起,爷爷已经重病在身,行动不便,是个羸弱多病的老人。而在爸爸和大伯的眼里,爷爷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

爷爷虽然配有专用小车,但是除了公务外,生活上从来不用。有一次,小车班司机老曹开车接爷爷外出,途中正好碰到大伯洪海鹏要去上学,就顺路捎他上车。没想到爷爷看到后,当场把大伯赶下车,还对老曹发了一顿脾气,说车子是给领导干部办公用的,家属不能沾光。

而作为家里的小儿子,爸爸洪东风也没有受过任何特殊优待。知青上山下乡时,按照当时的政策,他可以留在城里,可是到了高中毕业时已无招工指标,后来到城郊江南公社五星大队插队落户。这一去就是整整五年,因生活自理能力较差,生了一场大病,手术后留下了终身的后遗症。与此同时,大伯待业期间,正值机关安排一批员工亲属解决困难,恰好机关食堂一位老炊事员为子女出路找爷爷反映,爷爷就立即叫来办公室主任,把安排给大伯的唯一名额让给这位老炊事员。

每当提及往事,爸爸和大伯总是感慨。爷爷从未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子女谋得好出路,父辈们都成为了平凡工作者。尽管如此,他们却都一直铭记着爷爷的叮咛:“要时刻记住我们是党的干部,人民的公仆,考虑事情、权衡得失首先要先公后私,公而忘私。”

我也曾问过爸爸,在他心底,爷爷是严父还是慈父?爸爸沉思了许久,他记忆中的爷爷总是忙于工作,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子女。可是,当他看到父亲留下来的60本工作笔记以后,他又觉得什么都能理解了,爷爷不仅是好父亲,更是人民的好公仆










童小鹏同志题词

 


在红色基因中赓续奋进



2000年的夏天,我永生难忘。

当时年仅9岁的我结束了期末考试,带着优异的成绩单到医院看望爷爷。尽管已经入院抢救3个月,但是爷爷似乎听懂了似的,精神状态好像也好了些,全家人开心地在病床边聊天。却不曾料想隔天凌晨,爷爷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看着追悼会上络绎不绝的吊唁人群,年幼的我才突然意识到,朝夕相处的爷爷原来是如此了不起。而关于爷爷的事迹,则在耳闻目睹中央文献出版社《洪椰子纪念集》一书筹备出版的过程后才越发明晰。

爷爷在世的时候一直坚持“自己的事留给后人去评说”,多次谢绝党史有关部门对他的采访,并未留下详实的材料。2001年8月,在其生前好友、老部下的力促下,漳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和《洪椰子纪念集》编委会开始着手征集文稿。奶奶更是不顾年迈体弱,在编委会一行和我父母的陪伴下来回奔走于福州、厦门、泉州、龙岩等地,拜访老同志、收集相关素材。

《洪椰子纪念集》封面  










彭冲同志题字

妈妈蔡枝梅是漳州宾馆一名员工,作为革命老区接头户后代的她,被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者们的事迹所感动,在平凡的会务岗位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她常常与我念叨起一路探访的感人见闻,加上年幼时种种耳濡目染,跟随一路探访,我的心底深深地埋下了红色的种子……


大学时期我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并于大学二年级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2013年,刚走出大学校园的我,通过招考成为一名基层宣传干部。遥想当年,爷爷入党后也是成为了一名宣传干部,我似乎踏上了爷爷为党和国家奉献一生的共同起点。


洪漳明给基层网信干部作业务培训交流


工作后,我经常重温《洪椰子纪念集》,感动之余,更深知作为一名革命后代沉甸甸的责任。

行程万里,不忘来路;饮水思源,不忘初心。仰望着祖辈们的不凡,我愈发深刻地认识到坚守平凡岗位的幸福和践行初心使命的责任。作为一名“90后”网信干部,我认真钻研业务,虚心向领导、向同事学习请教,脚踏实地,慢慢也成长为网信业务的骨干。我深深知道,无论我们走多远、身处多么平凡的岗位,都不能忘记祖辈们走过的荆棘、历经的硝烟、为民服务的信念……




百年的时空流转,变幻的是沧海桑田,不变的是红色基因。对于我们洪家的后辈们而言,“红色”是深入骨髓的记忆,老一辈革命家传承下来的红色家风,既闪耀着曾经奋斗的辉煌,更光照后人,汇注砥砺前行的力量……



口述人:洪漳明(洪椰子孙子,漳州市委网信办干部)

整理人:吴楠


供稿|漳州市纪委监委
审核|福建省委党史方志办  漳州市委史志研究室
编辑|沈歆 周媛婷




 来源 |  福建纪检监察  



 图文排版 | 林心凌



 审核 | 沈毅玲  吴荣光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