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深圳这种民间习俗,大家来看一看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0-07-01 11:25:48

早前就听闻精通于民间本土婚丧礼仪的传承人陈永强是宝安和光明一带原住民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于是我决定对他进行一个访谈,希望从他那体会一些非遗传承的心历。


初识

这天早晨,陈永强早早的起了床。洗漱闭,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黑色唐装,便往村子里走去。


这天同村的一位97岁高寿的老人往生了,他要像往常一样到丧主家里去帮助老人走完这最后一程。




一阵阵悠扬思远的唢呐声在村中响起,听起来让人联想起一个老人的一生。


村里的老人们说,这是笑丧,传统礼仪和旧制礼节样样不能少。尽管现代社会提倡文明从简治丧,但是老宝安人依旧遵循着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从守夜打斋过亡,到大殓出殡,样样都不能疏忽,一丝不苟。


一段唢呐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陈永强的真容。顷刻间,我仿佛从他的脸上看出了许多。



陈永强(中)


这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其入行的初衷不是我所能理解的。据陈永强回忆,他们所师从的家族迄今为止已经有上下九代人是这一行当了。




他们的堂号叫做广生堂,是深圳南山宝安一带极其有名的道坛。在大大小小的醮(jiào)会中,充当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上午9点,殡仪馆的车带着一具火化棺来了,出殡仪式开始。




我也就跟在陈永强身后,从头到尾了解了一次老宝安人的丧葬仪式:担幡买水,大殓入棺,藏白,捧寿饭,喃棺材头,巡材三圈,大出丧,回丧。陈永强的师父担任了这次丧事的喃巫主持。




陈永强说,宝安的丧事不像内地大操大办甚至把封建陋俗都搬上舞台,宝安人将丧俗简化,把核心有现实意义的习俗保留下来,以警示子孙后代要慎终追远。


荣 耀

丧葬仪式结束之后,陈永强带我去到了他师父的家里。一入门,一块大大的“广生堂”牌匾映入眼帘。牌匾下放着道教三清的神像牌位。



在深圳58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南山向南村侯王宝诞祭典、南山赤湾天后宫辞沙祭妈祖、宝安西乡北帝诞这些非常著名的非遗项目,采用的是本土道教仪式。道教仪式主持者便是广生堂他们的正一道教家族。

天雷燕燕,龙虎轰轰
日月罗列,召我分明

承差官将,今晚速赴登程

马里排班,马已来临

弟子烦劳功曹使者今晚带领文书表牒

上达天庭之上

惊动众仙下凡尘

护佑西乡合乡老少人等

得心和应手,富贵又长久

……


据介绍,在宝安和南山的这些神诞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以道教为主。深圳本身受道教文化影响极其深厚,生活上的习俗以及婚丧嫁娶大多都是采用了道教仪式或是带有道教色彩。


沙井天后诞

广生堂承接了这些活动之后,大致的环节都是差不多的,扎鬼王,竖城隍,打醮祈福,只是说根据地区的差异各有差别。



沙井洪圣古庙外的醮棚

据陈永强介绍,他的师门在清朝时便是从江西龙虎山正一张天师门下拜职受箓正规的道教弟子。



沙井广生堂乐队

此外,宝安有道教庙宇是以村为单位而建,例如著名的西乡北帝庙,天后宫等。而这些小型的宫观庙宇举行祭祀典礼的时候,就会请到广生堂来进行道教仪式。



西乡北帝庙内礼斗

冲 击

据陈永强介绍,现在的牌匾和祖师的牌位都是改革开放后才重修的,文革时期,大量的经书经文法器以及各种珍贵的文献古董神像都被毁坏焚烧了。



散花文

其中有一本非常珍贵的《灵宝大全科》就是那时候被烧掉的。




科仪本

在很早的时候,广生堂的祖先就当上了民间道士。一直延续到今天长达九代,陈永强的师公陈伟荣先生有三个弟弟都在香港。



广生堂第七世陈伟荣先生

新界大大小小的围村,包括九龙一带村落的太平清醮就是由他们进行。


实际上,这些太平清醮解放前宝安也有,少则三年一次多则十年一次,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破四旧全部没了。但香港保存了下来,至今仍然延续这个习俗。陈伟荣的弟弟叫做陈钧,是香港新界一带赫赫有名的大喃巫师傅。




香港 太平清醮

文革时期,陈九先生(陈伟荣的父亲)因为经受被批斗戴高帽,还被关进牛棚教育,说他是反动分子,搞封建迷信,要思想改造。



广生堂第六世陈九先生(已故)

后来陈九偷渡去了香港,到了香港之后又将这行发扬光大,正是这样,当时已经传承了8代的广生堂才得以幸存。


同样是宝安一带的民间道教团体,原本还有与广生堂齐名的其他两个堂派,在文革后就已经全部消失。



宝安民间醮仪中的“祭大幽”

在以前,宝安各处都有打“太平清醮”的习俗,现在仅仅只有大鹏新区将这一个传统保存了下来,还被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可惜其它地方都已经不复存在,而公明一带的打醮的习俗就是在文革期间被视作封建迷信被禁止后而流失的。


此外,陈永强还讲了一件趣事:


很早的时候,陈九在宝安一带就非常出名,村中有红白喜事必定能见到他的身影。他手里有一把几代传下来的“嘀哒”(也就是唢呐,广府人都习惯叫嘀哒),在文革时也差点保不住,红卫兵搜到家,陈九主动把铜锣,镲镲主动交出,说唢呐早就扔了。

     

红卫兵见他那么老实,也就没进入搜了,那把唢吶才得以保存到现在。那时村中有人结婚,都不能按传统的习俗来搞。而村中老人去世,基本上直接装殓上山上埋了。也鉴于这个原因,现在丧仪中多数习俗都在守夜进行。

万幸现在政府出力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东西才得到保护,民间艺人也松了口气啊!


展 望

通过陈永强口中所诉说的这些往事,我觉得要以史为鉴,尽管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失去了很多宝贵的财富。



2019年沙井义德堂(陈氏宗祠)入伙重光

但是到了今天,对于文化的保护和传承终于有了下文,在号召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背景之下,坚持二分法,将会使文会化放出光芒,深圳虽是一个移民城市,但作为宝安原住民,就更有义务去保护好这些珍贵的文化财富。


传承人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极为重要,目前深圳很多非遗项目都面临着青黄不接的严峻局面。加强对继承人才的培养,建立一支具有专业性的稳定性的保护队伍。开展一系列的传习活动,从而使更多的人参与得到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继承工作当中。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