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陈建新|闽南普渡

作者:闽南文化

发布时间:2020-08-31 21:25:12



前几年,有其他省份的朋友来我的家乡南安水头镇时,恰逢我们村子过“普渡”,但外地人不明白“普渡”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好把“普渡”解释为“鬼节”,严格来讲“普渡”不能算是一个节日,因为“普渡”是从农历七月初一“开巷口,点路灯”开始,持续到农历八月初一“关巷口,谢路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民间认为,地府之门在每年农历七月初一打开,七月三十日关闭。从七月初一开始,冥界里那些去世的祖先、亲戚朋友,以及孤魂野鬼都会回到阳间,享受人间为他们提供的祭祀。

这个月里,闽南以“埔境”为单位轮流做东“普渡”,各家各户均要以三牲五果敬四方游魂野鬼,用纸糊的马来敬俗称“普渡公”的“大士爷”,大摆筵席,宴请亲朋好友,在以前物资匮乏的年代,只有春节时才能大鱼大肉地海吃山喝,闽南“普渡”也有这样的功能。闽南有句歇后语“七月半鸭知死”,所以农历七月份是打牙祭的最好时段,闽南人称为“傍神福乐”。意思是说祭品先敬鬼神,其实有口福的是人,闽南还有句俗语“七月起,免柴米”,意思是说,从农历七月初一开始,家里就不用做饭了。

据我村子的老人介绍,以前闽南也与其他地方一样只过“中元节”,以“埔境”为单位轮流做“普渡”是从清代才开始的,清乾隆二十九年七月十四日,晋江不同姓氏的两个村子因“中元节”食品供应紧张,而在菜市买鸭子发生口角,引发两姓大械斗,死伤360多人,后来官府介入解决纠纷,为了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泉州知府召集各“埔境”士绅老大,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各境“普渡”的日期,称为“正普”,遇到当年有润七月时,也要做“普渡”,只是规模小一些,称为“小普”,所以虽然闽南地区还是会在七月十五过“中元节”,但这天只是烧香敬神祭祖而不做“普渡”。

在晋江石狮一带,“普渡”特别隆重,有的村子是十二年才轮到一次“大普”,有的则是十八年一次“大普”,规模很大,热闹非凡。比如:石狮祥芝,古代属“晋邑二十一都”,有32个村庄,“普渡”从莲塘村开始,到东店村结束,一轮十八年,有的村庄独立承办“大普”,有的则两个或三个村子联合承办。轮到哪个村子“大普”,那个村就需先到去年“大普”的村子先迎回“普渡公”本主,然后再举行盛大的“普渡”仪式,其热闹的程度绝对盖过春节。

我们南安市水头镇“普渡”虽然也是“轮普”,但是每个村子每年都要做“普渡”,只是日期不同,规模没有晋江那么盛大。比如:我们村子“南安水头陈厝”是农历七月廿二日“普渡”,邻村的后房村、朴里村则在七月十八日“普渡”。

闽南“普渡”源于道教的“中元节”。中国的传统节日里有上中下“三元”,“上元节”,也就是农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七月十五的“中元节”,和十月十五的“下元节”,这三个节日分别是天官、地官、水官的生日,合称为“三官大帝”,即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这三官大帝是道教最早供祀的神灵。

传说,每逢农历七月十五日,地官就会来视察人间善恶,道教的《修行记》说:“七月中元日,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诸大善普及宫中,道士于是日夜诵经,饿鬼囚徒亦得解脱。”

“普渡”的由来还有一种说法是源自佛教的“盂兰盆会”,因“盂兰盆会”是佛教徒为现世父母祈福,为过去的七世父母超度而举行的一种仪式,这与中国人传统的慎终追远思想不谋而合,恰好也是在农历七月十五。不过道教的“中元节”比“盂兰盆会”要早500年左右,早在东汉就有了,而“盂兰盆会”则在南北朝的时候才开始盛行。

 

佛教有一则“目连救母”的故事。

《佛说盂兰盆会》里说,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目犍连尊者得道后用法眼看到地狱中落入饿鬼道受苦的母亲,心中不忍,但目犍连喂给母亲吃的食物,一到母亲口中便化为火炭。佛陀见目犍连一片孝心,便让目犍连在七月十五设“盂兰盆会”,借十方僧众之力超度亡灵,让他母亲吃饱。目犍连母亲吃饱后转入人世为狗,目犍连又诵了七天七夜的经,使他母亲脱离狗身进入天堂。

中国民间视佛道为一家,所以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在“中元节”这一天,均会举行“拜忏”和“放焰口”的仪式。

“拜忏”比较好理解,什么是“放焰口”呢?这里所说的“焰口”是指地狱里体形枯瘦,咽细如针,口吐火焰的饿鬼。“放焰口”就是为了救饿鬼的饥渴之苦而举行的一种仪式。

普渡”的第三种说法则与唐太宗李世民有关。

相传,李世民游地府,因众鬼卒被囚禁在地狱门无法超生,他们向李世民求助为他们超度,李世民返回人间后,命三藏法师到西天取经,为无主孤魂做四十九天的罗天大醮,让他们可以六道轮回,转世阳间。

传说,李世民的前世背景很强大,他是紫微星大帝转世,属于道教领导层里的“九大天尊”之一,比玉帝的地位高,所以《西游记》中的观音菩萨对李世民也很尊重。

传统的“普渡”分为“公普”和“私普”两种。

“公普”是各村子以寺庙为中心,家家户户把祭品统一摆放在村子庙前的空地,统一时间进行“普渡”仪式。“普渡”前一天还要在庙前竖立一支挑一盏灯笼的竹竿,称为“灯篙”,为“好兄弟”引路,竹竿的高度和灯笼的数量要根据村子大小来决定,竹竿越高,灯笼越多,则招来的“好兄弟”也会多,村子小,祭品数量不多的村子则不敢随意乱竖“灯篙”。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自我懂事起,就没有见过“普渡日”竖“灯篙”的村子,只是后来从长辈那里才知道以前“普渡”还有竖“灯篙”的习俗。

以前“普渡”的祭品很讲究,主桌的十二道素菜和鲜花是敬神用的,后面的三牲五果是敬鬼用的,敬鬼的每道祭品上都要插一枝香,让“好兄弟”可以认出他们可以享用的祭品,以免“捞过界”。

“私普”是指同一村子在同一天举行祭典,因为是各自举行自己的“普渡”,所以叫“私普”。

我不知道像泉州、厦门市区是如何烧香“普渡”的,我的家乡南安水头镇陈厝村,从农历七月初一起,要在大门上挂一盏上书“中元普渡,合家平安”的红色长明灯,直到八月初一才能“谢路灯”。“普渡日”当天,人们大多会把供桌摆在天井,或大门外面,大约在下午四五点左右,约着邻居一起烧香,据说大家联合起来一起烧香,才不会因“好兄弟”吃不饱而闹事。

烧香敬好鬼神后,接下来祭品就成为人们的口福了。家家户户呼亲唤友来家里吃喝,小时候,后房村“普渡”时,我表哥常会骑着自行车提前一天来水头接我去他家吃“普渡”,吃完“普渡”后,我再和我妈妈和弟弟妹妹一起步行回家。当时,整个水头公社11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耐火砖厂、轧钢厂、竹器社三家厂,汽车只有公社保卫组一部仿苏制“乌拉尔”的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及耐火砖厂一辆解放牌汽车,生态环境非常好,特别是夏天夜晚,田地里蛙声一片,小溪的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因表哥家的“普渡”是农历七月十八日,所以吃完“普渡”后月亮也出来了,从表哥家回水头的路上会经过一大段番薯地,萤火虫多如繁星,我们就在洒满月光的农地里,伴随着声声的蛙鸣和嬉闹声,欢快地追逐捕捉萤火虫。这是现代的小孩,特别是生活在城市的小孩无法体验和想象的画面。

其实,吃“普渡”也不限于亲友,“普渡”时,人们通常会邀约一起“组团”到亲友家吃“普渡”,常常吃了这家又要赶到另一家。有时候只要“普渡团”一人认识其中一家人,其他人并不相识也会进门吃喝,有时候你会吃着喝着才发现,你其实并不认识这家的主人,但这也没关系,闽南人豪爽好客,只要你进了他们家的门,就是他们家的客人。据说“普渡公”很贪吃,人们怕他吃了祭品还不走,就叫很多人来家里,人多势众,把“普渡公”吓走。

清代诗人王凯泰在《中元节有感》一诗写道:“道场普渡妥幽魂,原有盂兰古意存。却怪红笺贴门首,肉山酒海庆中元。”生动地表现出中元普渡的热闹景象。

从农历七月初一“开巷口,点路灯”开始,到八月初一“关巷口,谢路灯”,这一个月是“鬼月”,在闽南一带是不可谈婚论嫁,不可奠基建房等事宜的,总之,诸事不宜。我去年农历七月初八却在厦门一家酒店看到有人在举办婚礼,当时我就想,这家人肯定不是闽南人,一打听,说是一对在厦门工作的河北人,再一看日历,这天是阳历的818日,很吉祥!

“普渡”不仅是为请来自阴间的“好兄弟”吃大餐,希望他们安分,不要在人间到处扰乱,还借“普渡”祭拜的这个机会向阎王求情,求阎王可以尽量让这些孤魂野鬼早日脱离地狱,投胎转世。

在我看来,“普渡”本来是一项很具人情味的风俗,也具有很强的社交功能,“普渡”时节,大家可以自由互访,扩大朋友圈,这一功能是春节不能比拟的,但“普渡日”也有人或因喝酒、猜拳,一言不合而借酒闹事,聚众斗殴;或因酒后驾车肇事伤亡而成为一项恶俗。多年来,在政府移风易俗的积极倡导下,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普渡”不再是大家打牙祭的时间段而回归本源,近几年,农历七月时人们还是会遵循传统风俗做“普渡”,但只是个人家庭的“私普”,不再大操大办,铺张浪费了。近年,在有识之士的呼吁下,这些村子移风易俗,摒弃传统陋习,弘扬时代新风,去年(2018年)石狮市邱下村就开始改十八年一轮的“大普渡”为“环村健康跑公益活动”,为“普渡”这一传统风俗植入全新的内涵,得到公众的一致赞誉。

2010年518日,“中元节”已被文化部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聊完“普渡”,我们再稍微聊一聊闽南的佛生日。

闽南的民间信仰很多,从佛祖菩萨、罗汉金刚,到关公妈祖、各路神仙等等,一到这些神佛的诞辰之日,无论是佛教道教,或者纯粹的民间神明,统统叫“佛生日”。



“佛生日”的隆重程度和形式与“普渡”差不多,还要演戏三天“谢神”,唯一不同的是烧香祭拜的对象不是鬼神,而是佛教或道教的神明,一般是从农历八月到十二月,但也有例外,比如农历七月初十“铁拐李祖师”生日,七月廿四日“延平郡王”(郑成功)生日。


来源:五里桥文化

责任编辑:闽南文化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