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王忠孝与“神笔”王铎 | 黄建聪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1-04-08 22:46:36

明清两朝位极人臣的王铎是今泉州市泉港籍著名的宦海廉吏、抗清斗士、郑成功高级谋士王忠孝的科举恩师,他是王忠孝生命中的贵人。王忠孝与王铎的关系十分密切,却鲜为人知。

明清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王铎(1592-1652)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嵩樵、十樵,又号痴庵、痴仙道人,别署烟潭渔叟。河南省孟津县会盟镇老城村人。明天启二年(1622) 壬戌科殿试金榜,与王忠孝惠安县同乡、姻亲、惠北后林(今三朱村)人朱又焕(官至浙江参政)同为进士,累官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

王铎与王羲之、柳公权、欧阳询、颜真卿、米芾、文征明、赵孟頫、董其昌、何绍基被誉为中国历史上十大书法家。他们对书法影响最为深远。其中,王铎与董其昌齐名,明末有“南董北王”之称。王铎书法独具特色,世称“神笔王铎”。“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其书法诸体皆能(长于布白,楷、行、隶、草,无不精妙),而草书成就最高。其草书风格集二王、掺入唐人狂草之法,同时还吸收黄庭坚、米芾之优点,自树一帜,将草书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影响中国书坛400余年。其书法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深受欢迎。近世对日本国书风有极大影响,日本人更把王铎列为第一流的书法家,提出了“后王(王铎)胜先王(王羲之)”的看法,还因此衍发成一派别,称为“明清调”。

王忠孝画像

明末清初著名廉吏、抗清复明志士王忠孝(1593-1666),字长孺,号愧两,福建泉州府惠安县十都光德里沙格乡(今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沙格村)人。明天启七年丁卯(1627),王忠孝中举。崇祯元年(1628)联捷进士,授户部主事,在中央财政部门管籍账和田赋之事。南明时官至兵部侍郎。郑成功起兵后,他投奔郑氏,对军政大事多所赞划,备受推崇。

一、王铎是王忠孝中举的主考官

王忠孝自幼十分聪慧,满腹诗书,但命运多舛。由于多种原因致使他科举入仕的道路并不顺畅。明天启七年丁卯(1627),王忠孝35岁。八月,他赴省垣福州参加乡试(省试)。王忠孝以《诗经》中戴震雷榜第40名举人(同榜还有同乡前黄人黄元亨)。王忠孝晚年在台湾时,在他的回忆录(《自状》)中这样写道:

……丁卯领贤书,出楚中阮公维岳房。阮,楚名士也,以广文骋入闱。撤棘,语余曰:“子入彀奇甚方首场分卷时,得三十卷,子卷束在前。余阅而喜之,辄青黄焉,心谓闽称多才,首一卷,便快人意乃尔。再阅廿九卷,无足当者,心讶之。闻闽中大力者,嘱分卷诸胥,以僻府州县诸卷同进,莫非此弊耶次场至,余将诸卷焚香手繙而后阅,子卷仍居前,心奇之。十五日中秋,主试促各房呈卷,各拔一隽,然后钦宴。余以三卷进,主试击节子卷,填入格不移矣三场,余如前手繙,子卷又居前,心益奇之。以语主试王公觉斯,亦称异,谓此子后当有所表竖也。”乃填榜折号。按台详余卷经题四稿,短甚,字亦潦草。语阮师曰:“是卷固应入彀,但经稿不成篇,如部驳何?”议易卷。阮师坚不易,求援于主试王公曰:“是十五日阅定三繙,而卷居前者耶,何可易?”遂向按台缓颊,谓稿短无碍功令,脱有异同,试官任之。按台唯唯。乃知向之三繙无异者,正谓填榜时也。功名信有数哉!

戊辰公车,余幸得捷,廷试二甲,例应部曹郎。[1]

王铎《跋韩熙载夜宴图》

这一科乡试的主考官——“主试王公觉斯”——就是大名鼎鼎的王铎。比王忠孝年长一岁的王铎是王忠孝生命中的贵人。明天启七年(1627)五月,王铎任福建考试官,由东直门出京城,经山东衮州之汶上,继沿运河达杭州府,沿富春江历岩州府之建德、衢州府之两安,后取陆路至玉山、广信、铅山而入福建境内到福州。十一月二十三日早,启程返京。

王忠孝在《自状》中不厌其烦地特别记载了该科的乡试同考官、楚中名士阮维岳所言有关他中举的三奇事:

第一奇:“方首场分卷时,得三十卷,子卷束在前。余阅而喜之,辄青黄焉,心谓闽称多才,首一卷,便快人意乃尔。再阅廿九卷,无足当者,心讶之。”同考官阮维岳在阅卷的过程中,在首场阅卷便欣喜地发现王忠孝的文章最佳。而且三场都不约而同地被分到王忠孝的试卷外,即使在阅卷前他特地焚香祝祷,还故意将试卷次序弄乱,但王忠孝的试卷仍然被荐为优等。

第二奇:第二场阅卷后,“余以三卷进,主试击节子卷,填入格不移矣!”阮维岳将三位考生的试卷呈给主考官王铎评选,主试官王铎也一眼看准了王忠孝的试卷文章,直接就录取了。

第三奇:第三场阅卷时,“按台详余卷经题四稿,短甚,字亦潦草。语阮师曰:‘是卷固应入彀,但经稿不成篇,如部驳何?’议易卷。”对王忠孝试卷文章提出异议(“短甚,字亦潦草”)的是大权在握的按台(按,提刑按察使司的简称,是省一级最高司法机关,其长官称按察使又称臬台、臬司)大人。但主考官王铎仍力排异议,按文章质量择优录取王忠孝。主考官一锤定音,贵为按台也不敢力阻。

正是王铎力排异议,才使王忠孝得以考中举人。而学人中了秀才以后,一旦中举就永远具有继续赴京都参加会试的资格。而且也算是有了做官的“正途出身”。次年,“戊辰公车,余幸得捷”,王忠孝参加了礼部举行的会试,中第138名。又参加殿试,“再捷南宫”联捷登进士,二甲第40名,赐进士出身,达到了科举考试的最高峰,然后正式走上了仕途。

王铎《草书高适七绝万骑争歌杨柳春诗立轴》

面对如此三奇之事,王忠孝也不禁感叹道:“乃知向之三繙无异者,正谓填榜时也,功各信有数哉!”或许他如此地详细地陈述中举所遭遇的奇事,也是他对于父亲之前“功名有数,勿作热也”一语心有戚戚焉的表示。

王铎《评米一段》轴

二、王忠孝、王铎与弘光政权

崇祯三年(1630),王忠孝在河北蓟州督运大通桥粮饷,以刚直耿介、无私无畏著称。其时由朝廷派往蓟州负责节制漕运的内监邓希诏图谋不轨,私下招兵买马,并找王忠孝索取粮饷,王忠孝坚拒。邓希诏勒索未遂,恨之入骨,崇祯五年(1632)秋,诬告王忠孝有“忤旨病民而又欺君之罪”。朝廷听信谗言,王忠孝因此下狱。

王铎原也是与他的学生王忠孝一样,敢于与“阉党”权臣作斗争的耿介之人。

明崇祯十二年(1639)十月,王铎任翰林院学士职,次年九月受命南京礼部尚书。但是,政治失意与生活飘泊的双重压力,逐渐销蚀了王铎舍命相争、向皇帝直言劝谏的勇气。

两王之间长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惠安王忠孝公全集》就收录了王忠孝与恩师王铎的两封书信。

崇祯十七年(1644) 三月,李自成军攻占北京以后,凤阳总督马士英内结宦官韩赞周、勋臣诚意伯刘孔昭,以及御史祁彪佳等,外约总兵黄得功、刘良佐、高杰、刘泽清等,于五月在南京拥立福王朱由崧为帝,建立南明弘光政权,定当年为弘光元年,成立了第一个南明政权,即安宗朝廷或弘光朝。当马士英、阮大铖要以“六等”拟定北部降“贼”大臣罪名时,王铎与刑部尚书解学龙则尽力保全了多数的北来大臣。三月一日,有自报“太子”者从杭州到南京,从而引起朝中“太子”是真是伪的争议。以东宫侍班身份的王铎首先认定太子是伪,“盖士英揣上意,逆设疑端,大学士王铎附士英,首言其伪”。至“三月乙酉……时马士英迎上旨主伪,大学士王铎先侍东宫,附合士英,中外悲之”。到了“三月庚寅……会讯午门……诸臣相顾未决, 王铎曰,我敢认其伪,不必再谳,叱下狱”。可见王铎在“太子”真伪的立场上是鲜明的,甚至自愿站在风口浪尖上,直接处置此事,把“太子”押解入狱。当时,认定“太子”的还有朝中的很多大臣,执言仗义、刚直不阿的黄道周也确认“太子”是伪。此事让弘光帝对王铎等人的言行大加称赞说:“具见忠诚大节”[2]。皇帝满意了,主政的马士英也在幕后达到了政治目的。日后,王铎却因此蒙受了奇耻大辱和莫大冤枉。

《蟹谷王氏族谱》中的王忠孝画像
 

王忠孝在应召赴浙江途中接到老师王铎的来信,他随后回信:

 

二月十九日,舟次接老师手谕,所以教门生者,词严义正,敢不遵依?老师其真以忠孝为厌外求内耶?姚江五马不薄,兰亭风景不恶,保厘师师,未易竟任使也,敢作厌想?

浙事至今日,亦渐多端。出处事大,冒昧而进,陨越可虞。重以频年轗轲,病骨支离,不得不求一去。老恩师身任补浴,手扶日月,岂忍十年公门手植桃李,遽坠岁寒之贞,而轻付霜侵雪剥耶?同则丧已,异则要能洁身,殷鉴不远,老师其念之。

疏稿字字血诚,郑陈二门生能悉之,万乞允放。金华守王永吉、长沙守陈丹衷,俱以病去。引疾有例,速赐手援,亦易易耳。舟中不能多禀,并乞慈照。[3]

 王忠孝公集

六月三日,王铎入阁。马士英任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仍督凤阳等处军务,为首辅,人称“马阁老”。王铎为次辅。黄道周任吏部侍郎、礼部尚书。马士英起用阮大铖。马士英、阮大铖等操实权。王忠孝的同科进士、阁部史可法特疏荐王忠孝。马士英曾于崇祯年间与王忠孝同系一狱为患难之交,但由于王忠孝向与阉党抗争,故再遭马士英和阉党余孽阮大钺等排挤。九月初,左都御史刘宗周、大理丞章正宸力请调王忠孝任绍兴知府(刘、章二人均为绍兴府人,由此可见他们对王忠孝为人为政的肯定)。

马士英、阮大钺却又遣中宫于嘉兴、绍兴二郡相迫。关于在弘光政权任职一事,王忠孝在《自状》中提到:

 

南都立君,搜举谪废。当时以部郎环录者,叶公廷秀、华公允诚、倪公嘉庆、万公元吉及余五六人而已,诸公补原官。不数月,辄列清华;而余乃出守。故事,边郎从无补郡,况在录废。询所以出麾之故,则同乡有借推毂行排挤者,谓余“才堪一面,暂拟监司,可膺节钺”等语。而留抚祈公彪佳,向曾于废籍中荐余;闻有外补之拟,遂咨部推补苏松。刘公宗周、章公正宸,见其咨,遂力请为绍守。盖从地方起见,意甚雅也。

时揆地为马贵阳,曾同余诏狱,称患难交。贵阳据要津,余不敢通一刺,心讶焉。若以余为自求补外者,遂遣中贵选中宫于嘉绍两郡,知余向忤中人,今复以珰炎相迫也。而余早投劾去,非薄二千石,不得行其志耳。[4]

 

曾推荐王忠孝的祈彪佳是崇祯时代的右佥都御史,此时任苏、松总督。他是明代政治家、戏曲理论家、藏书家。

王忠孝的好友、姻亲洪旭(1605-1666,字念荩,号九峰,福建同安人。明郑时期官至少傅兼太子太师兵官、忠振伯)在《王忠孝传》载:甲申间变,曰:“吾罪臣也其哭于野乎?”弘光立,阁部史可法特疏首举,以忤马士英。调绍兴守,复遣珰选中宫于嘉绍二郡。以公向忤珰,欲复以珰迫公,公入浙界,即以疾归。[5]

耿直的王忠孝得罪了马士英,作为次辅的王铎也无能为力。

王忠孝入浙江界,不得行其志,遂以疾告归。他慨然作《将赴绍兴不果舟中作》七律一首,并奉寄给恩师:

 

谴谪徼恩余十秋,
一麾出守复何求?
草堂春事枕中梦,
越峤宦情渚上鸥。
行路有怀惊短发,
匡时无策傍孤舟。
临流懒话平生志,
只恐移文笑浪游。[6]

 

在《惠安王忠孝公全集》中还收录王忠孝致王铎的信一封。信曰:

 

自甲戌秋拜别吾师,荏苒十一载于兹矣。谴弃之后,贫病缠绵,百凡顿颠,惟硁硁一念,未敢陨越。昕夕焚祝,愿吾师早登揆席,造斯世和平之福,奠宗社灵长之基而已。

天不隆庸,燕都奇变,一至于此。谁生厉阶,祸贻君父?令人痛愤欲绝!兹幸新主御极,欣睹中兴。枚卜声慎,老师首膺简任,益增忭跃。为世道喜!为社稷喜!非仅为渊源之私喜也!

方今南北之敌势方张,桓赴之德心未广,玄黄日争,兵食两悬,老师试和盘打算,何以居重驭轻?何以牖户缠绵。则今日急着,先在调和人心,剖破方隅。至团营之择将练兵,与夫长江之水师布置,尤宜速图。奴冠二着,未可并着。师以直为壮,奴借口代中朝报仇,先示酬犒,以观其变;迨侵轶横加,而后应之,坚壁勿战,壮气在我矣。

若叩阙灭贼之志,刻刻何可忘也。四镇分峙,驾驭难言。若得重臣,示以恩信,分剿闯献,此上策也。款奴结好,借刀扫除,则中策也。江北新复各地,须微辟才守双全之人,方称厥任。督辅史相公之言,可力行也。但患真才难得,幸门易开,在当事另具只眼耳。

庙算既周,渐言恢复。进足战,而退足守,中兴其庶几乎!忠孝庸朽弃物,安可漫言天下事?老师之前,不觉吐其狂愚。有当与否,惟裁察。勿谓书生浪谭也。[7]

 

唐太宗《赐萧蠫(瑀)》诗云:“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王忠孝在给老师的信中,对“甲申之变”痛切心扉,对恩师“造斯世和平之福,奠宗社灵长之基”的热切期盼,对时局的“若得重臣,示以恩信,分剿闯献,此上策也。款奴结好,借刀扫除,则中策也”等应对措施,对督辅、抗清将帅史可法(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的倚重,对“南北之敌势方张”“四镇分峙,驾驭难言”“真才难得,幸门易开”的深深忧虑,反清复明志士之情溢于言表。 

三、王忠孝与王铎晚年不同的人生道

然而,弘光政权很快就灭亡了。疏荐王忠孝的史可法兵败扬州,拒绝投降而被杀,壮烈成仁,衣冠葬于扬州城天宁门外梅花岭。王铎终于北上入清为官,成了“新贵”。清顺治三年(1646),以原官礼部尚书管弘文院学士,充《明史》副总裁。顺治六年(1649),授礼部左侍郎,充太宗文皇帝实录副总裁,同年晋少保。

乱世达人王忠孝大传

晚年王铎的命运是凄凉寂寞的,作为明朝的亡国遗老,作为“贰臣”,他只是清廷的利用工具而已,是得不到清朝统治者重用的。王铎在出仕清朝的7年间,几乎无所作为。顺治九年(1652年三月四日,朝廷又授王铎为礼部尚书。王铎于三月十八日卒于里第,年61岁。死后,清廷赠太保,谥文宗。

而耿介廉臣王忠孝南下,走上了坚定反清复明的道路。清顺治元年(1644),唐王朱聿键在郑芝龙、黄道周等拥戴下称帝于福州,是为隆武帝,召见王忠孝,授光禄寺少卿,王忠孝陈述光复策略,隆武帝大喜,特命巡关,赐尚方宝剑,便宜行事。隆武政权溃亡后,王忠孝在闽中、闽南地区的兴化府、泉州府竖旗抗清复明,组织义兵收复失地,与“国姓爷”郑成功遥相呼应。南明永历四年庚寅(1650),即鲁监国五年、清顺治七年,王忠孝58岁,永历帝敕封王忠孝为兵部右侍郎。疏辞不允,然因道阻不得赴任。王忠孝《自状》说:

 

庚寅年,今上永历遣官赍敕升余兵部右侍郎,前后敕三四至。而楚粤道阻,不得前,疏辞新衔。奉旨:“王忠孝孤忠亮节,久鉴朕心。新衔未足示酬,尚宜祗受,以资联络。俟闽疆克奠,卿其驰赴行几,用展壮猷。”[8]

 

顺治十八年(1661),郑成功渡海东征台湾,王忠孝与沈佺期等人留下,辅助世子郑经守厦门,调度各岛。金门岛贤聚村泰安宫(“侍郎庙”),拜王忠孝神像。康熙三年(1664),他与沈佺期、卢若腾等入台,得到郑经厚待。洪旭说:“延平王父子既雅重公,馈遗无虚日。公悉推惠其亲党,倾赀不吝,其辍己之食以济人云。”[9]王忠孝身近郑经四年,始终“不图宦达,日与流寓诸人肆意诗酒,作方外客”。[10]康熙五年(1666),保持晚节的王忠孝病殁于台湾,享年74 岁。永历二十六年(1672)其灵柩迁葬大陆惠安老家。王忠孝一直受到海峡两岸人民的奉敬。后来的台湾延平郡王祠亦有供奉他的神牌。 

(作者单位:泉州市泉港区史志学会)

 


注释: 

[1][4][8](明末清初)王忠孝:《自状》,《惠安王忠孝公全集》卷2“文类”。

[2](明末清初)谈迁著,张宗祥校点:《国榷》卷104

[3](明末清初)王忠孝:《与老师王铎书》,《惠安王忠孝公全集》卷5“书翰类”。

[5][9](明末清初)洪旭《王忠孝传》,《惠安王忠孝公全集》卷12“传志类”。

[6](明末清初)王忠孝:《王忠孝公集》卷9“诗类”。

[7](明末清初)王忠孝:《与王老师书》,《王忠孝公集》卷8“书翰类”。

[10](清)《重修福建台湾府志》卷17“人物”。



来源:泉州学研究所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