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罗与之:草堂笔记二则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1-04-08 12:00:00


婚姻误

同邑花桥有郭姓村民,家有两女待字闺中,长女定婿数年矣。奈婿家贫,无娶资,女有赖婚意。婿多次上门求亲,不允,积怨在胸,心怀歹意。
时值正月十四,婿藏板斧,入翁家求婚。翁年迈憨厚,不以做主。母势利圆滑,复推婚期。婿执言道:“你上次约定花朝嫁女,又推迟到八月中秋。到了中秋,又推来年。如今又不知推到何时?”母恼怒,呵斥婿,婿默恨极深,悻悻假寐。值翁婿同床,翁患气喘,夜深未卧。婿迫不及待,操起板斧,砍将翁脑,血溅满庭。婿狼心迸发,冲入母室,照颈一斧,身首分离,随旋入闺房。姐妹正鼾,婿拖起未婚妻,厉声说:“你想赖婚,今日让你嫁给阎王去!”女从梦中惊醒,见其浑身血污,其势凶极,情知不妙,欲破口疾呼,不料板斧劈来,顿失魂魄,又连挨着几板斧,早就气绝身亡。妹惊醒,夺门而逃,不料被男追上,连砍两斧。倒在血泊中。犯冲出房屋,手持板斧,眺望淡淡明月,放声大哭。乃返身进屋,用指蘸血,在饭桌上写道:“杀人者,其家婿也!”遂悬梁自尽。
同语先生评说:现时强调恋爱婚姻自由,若此婿深知“强扭的瓜不甜”,也许不会心如狼蝎吧。


麻将误

梅川有个村民,勤劳发家,建楼房一幢,称心如意。始涉足赌场,先是丈夫赌,妇人亦赌,而更甚矣。时农人忙植花生,妇人患鼠害,就炒花生米拌药灭鼠,刚将花生米铲到一只盘里,户外传来“搬砖”(打麻将谓搬砖或筑城)声,妇人恐失机会,丢下毒花生米不顾,一足登上了“长城”。
不多时,其两子散学回家,见灶膛上有盘花生米,兄弟争食,一扫而光。适一邻居过其家门,见两子在地上打滚,就大声呼其母。其母不以为然,答道:“那两个杂种儿的,天天打架,让他去。”
晌午,丈夫耕田归,见两子倒毙于地,嚎啕疯狂,冲入赌场,将其妻活活掐死!归来后,见妻儿沮丧,心灰意冷,便找出瓶农药服毒自尽。
同语先生评说:赌博确实害人。每每乡下人进城聊天,谈起赌博,无不切齿。无奈政府熟视无睹,抓而不力,赌风愈盛,家破人亡愈猛。
悲夫,像这户人家不就是断送在“赌”字上么。


罗与之,湖北广济县人,八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青春》《长江文艺》《芳草》《黄河》《青年作家》《长江丛刊》《参花》等文学杂志发表大量中短篇小说,公开出版有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集多部。
来源:乡土作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