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晋江红色故事开讲啦!——晋南游击战争(第一期)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1-04-06 17:11:58

引言

晋江红色故事开讲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共晋江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与晋江市融媒体中心联合打造《晋江红色故事开讲》,今天开始陆续推出党从革命战争年代直至新时代建设,各个历史阶段带领晋江人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艰苦奋斗的事件和故事,全景式展示党的伟大历程和辉煌成就,以凝聚党的民心,激励全市人民振奋精神,向新的使命征程奋勇前进,在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超越大局中谱写“晋江经验”新篇章!



晋南游击战争(第一期)


对话嘉宾:

中共晋江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副主任   洪春婷



晋南游击队伍概况介绍

1933年8月,中共晋南县委委员、官桥区委书记尤大斧在砌坑村尤氏宗祠成立赤卫队,共有19人,掌握短枪和鸟枪19支,尤大斧兼任队长,这是晋江市第一支农民武装队伍。在此基础上,翌年4月,尤大斧、吴永乐在中共晋南县委领导下,组建晋南武装队,拥有15人枪。1935年3月,中国工农红军闽南游击队第二支队(即红二支队)支队长尹利东、政委李剑光率30多名精干游击队员转战晋南时,在南安岭兜与中共晋南县委研究决定,将晋南武装队扩编为晋南游击队,队长尤大斧,副队长王美,政治部主任王村生,拥有50多人枪。扩编后的晋南游击队在晋南地区发动群众,镇压地主恶霸、土豪劣绅和不法奸商,积极开展“五抗”斗争,击退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民团的多次“围剿”,是一支深受群众拥护、威震晋南地区的人民革命武装队伍。1935年9月至10月晋南游击区遭受多次“围剿”,党组织和游击队受到重创。

晋南游击队从建立到失败,历经1年又5个月,队员由30多人发展到50多人,晋南游击队建立后,革命活动地区以梅花岭为中心,遍及晋南同200多个村庄,并以官桥为依托,向同安凤巢、南安东田一带发展新区,建立了南同区工委,建立了交通网,与安南永德打成一片,形成东西游击走廊之势,在岭兜、砌坑、福厦公路一带,打击敌人的武装队伍,镇压恶霸、土豪,发动群众抗捐抗税斗争,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拥护。




游击队伍成立背景

1930年1月14日,福建省委发出《目前福建政治形势及我们的工作》的通告,指出泉属等地要加紧领导群众进行反对增加捐税、派粮派款、强迫当兵的斗争,并组织游击队、赤卫队,发动游击战争。3月20日,省委又要求泉属地区发动抗捐抗税斗争,加紧兵运工作,组织游击武装力量,进行游击战争活动。接着又派许依华、蓝飞凤、蓝飞鹤、陈平山先后到泉州。5月3日成立泉州县委,主要任务是领导泉属发动“五抗”斗争,举行地方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一批党员干部先后转移到晋江各地,以教师、建筑工人等职业为掩护开展工作。在晋南县委的领导下,晋江县各地开展了抗税、打土豪劣绅的斗争,在文教界组织“反帝大同盟”,发动群众抵制日货,革命声威大振。

1933年8月,驻苏垵的国民党兵20余人到砌坑以强行摊派财政捐款五百元为借口,抓村民尤世钢作人质,扬言交钱才放人,引起全村人民公愤。当反动派抓人即将离村时,尤大斧发动群众数百人,手执长矛、锄头围追敌军,高声叫骂。敌人见众怒难犯,势头不妙,慌忙放人后撤走。这次抗捐的胜利,使群众看到团结的威力,大大鼓舞了对敌斗争的信心,也深刻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组织人民反对暴政,解除受压迫的痛苦。同月,中共晋南县委派尤大斧到砌坑、葛州、白垵组织赤卫队。在短时间内,各村农会会员和积极分子响应党的号召,纷纷报名参加赤卫队,赤卫队员迅速发展到100多人。随后,尤大斧宣布白垵洪我降担任赤卫队大队长,砌坑尤芳枫、葛州林玉雷、欧厝张算分别担任中队长。赤卫队属不脱产的农民武装,白天务农,晚上有任务时才集中行动。在党组织的调遣下,赤卫队以打击奸商、没收日货、抗捐抗税、袭击国民党征粮人员、惩治土豪劣绅等活动为内容,壮大了群众武装的声势,扩大党在农村的影响。到1934年,党发展的群众组织已遍及井上、湖内、余仔、吕厝、后山等20多个村落。为了培养武装骨干,尤大斧还派黄萍、尤天从、尤来发等10多人到驻安溪的工农红军闽南游击队第二支队参加实践培训

1934年4月,尤大斧、吴永乐从赤卫队中选拔10余人组建晋南武装队,有15人枪,作为执行战斗任务的主力。




晋南游击战代表

人物介绍(尤大斧)

尤大斧烈士,曾化名吴维,晋江内坑砌坑村人,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农历九月十二日)出生。


尤大斧幼时,曾读一年多书塾,因母亲神经失常,家中缺乏劳力,就辍学协助父亲耕种,农闲时捡粪拾柴,十分勤奋。他十二岁时,其父因劳累过度,于贫病交加中去世,家庭生活非常困难。次年,最少的两个弟妹又相继夭亡,母病更加严重,连三餐也无法料理,生活重担就落在十三岁的大斧身上。他带领九岁的妹妹勤劳耕种,勉强维持一家三口最低的生活。尤大斧备受贫穷和孤苦的双重考验,养成沉默寡言的性格和勇于担当困难工作的革命气魄。
一九三0至一九三一年间,党的地下工作者粘文华、彭德清、李肇云等同志先后在砌坑村一带,以教员为名,进行革命活动。他们开办夜校,吸收贫苦农民入学,传播共产主义真理,发展党的组织。尤大斧参动了夜校学习,接受了党的教育,进步很快,他经常对人说:“咱们穷苦人只有起来革命,才不必烦恼没田种,没饭吃。”不久,他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一年十一月,砌坑村成立了党支部,尤大斧同志担任支部书记。
尤大斧入党以后,积极宣传革命道理,秘密串连贫苦农民,发展党的基本群众。湖内后坑村的青年农民张笑甑,受到恶坝压迫,挨骂不敢还口,挨打不敢还手,被迫迁到砌坑村亲成家居住。尤大斧得悉后,愤愤不平,多次到张笑甑家访问,表示同情,并准备带领群众去同恶坝进行斗争,但被张母劝阻。在尤大斧耐心帮助和引导下,张笑甑终于提高了阶级觉悟,参加了革命斗争,并成长为一名勇敢的革命武装队员。
尤大斧一贯严格遵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机密,连和他同一家庭生活的胞妹尤软,到一九三二年出嫁离家时,还不知道他已经是一个担任支部书记的共产主义战士了。
一九三三年,砌坑村在地下党支部书记尤大斧等同志的领导下,贯彻了中共晋南县委关于放手发动群众,建立武装,开展公开斗争的决议,先后成立了农会、赤卫队、儿童团,把广大贫苦农民团结在党的周围,公开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发传单,贴标语,占领文化阵地,群众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成为我县人民革命斗争的一个重要据点。
当年,由于革命群众运动蓬勃发展,外地很多同志来砌坑指导或联系工作。这些同志的膳食等费用,大部分由尤大斧负担。他变卖土地、母猪等,充作革命经费。
一九三三年春,尤大斧执行党的指示,四处察看和选择适于武装驻札的据点。四月五日他和张笑甑两人,去南安天竺寺勘察地形。时已过午,寺内早已吃完午饭,他们只好向尼姑要来一些冷豆渣当饭吃,尼姑劝阻,大斧笑着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很好了。”他一心扑在革命事业上忍饥受饿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九三四年四月间,尤大斧、吴永乐,尤芳枫等同志组织了一支十人的武装队,袭击一片寺,镇压了勾结国民党官僚和土匪,为反动派通风报信的反动和尚。随后,晋南县委确定在南安岭兜的后垵,杨行等偏僻小村落建立游击队的根据地。
一九三四年,尤大斧任中共晋南县委委员、官桥区区委书记,兼任晋南武装队队长,在晋南地区积极配合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破坏敌军交通电讯,牵制敌人兵力,积极发动群众,开展反征粮斗争。是年五月至七月间,他和粘文华,颜期权、吴永乐等同志带领各村的赤卫队和基本群众,乘黑夜先后烧毁白垵桥、跷脚桥、沉桥。焚烧沉桥时,被护路的伪军发觉,尤大斧机智地燃放鞭炮,冒充枪声,吓退了敌人,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同年十一月廿一日,驻南安官桥的伪护路队借口禁赌,抓走了刈州村往谢庄作客的归侨林光同,索取贿赂,激起众怒。尤大斧和颜期权同志抓住这一时机,发动邻近群众数百人,白天围攻官桥伪护路队,迫使护路队不得不放出林光同。这次行动影响很大,打击了敌人的凶恶气焰,鼓舞了广大群众对敌斗争的勇气。
一九三五年三月,尹利东同志带领闽南工农红军游击队第二支队队员二十四人转战到南安梅花岭,尤大斧同志前往接应,遂同第二支队在榕桥吴坝村活动七天,斗争并镇压了恶坝李金。接着,晋南同中心县委在第二支队协助下,在岭兜建立闽南工农红军游击队第三支队,尤大斧任支队长,队员三十余人。
一九三五年四月五日伪征粮人员王兵,郭六带领两个班伪兵到白垵村强征钱粮,引起群众痛恨。尤大斧和王美得悉后带领游击队袭击敌人驻地,因伪兵先期外调,只逮捕了伪征粮人员王兵、郭六,在村外处决,为反征粮斗争打开了局面。
同月,尤大斧同志参与领导,发动基本群众五百余人,集合在官桥附近的山头,吹号呜枪,虚张声势,摆出围攻官桥的架势。晚上,在官桥街的十字路纪念碑上插了红旗,张贴标语和散发传单,扰乱敌人后方,配合了反“围剿”斗争。
当时,游击队员时常在各重点村落活动,粮食都由当地的革命群众负担,贫苦农民供应困难。尤大斧向砌坑村的党员尤芳乏布置:“钱粮交给反动派,让他们吃饱了再来压迫人民,我们坚决抗粮不交。但要动员群众拿出一部分粮食来解决游击队的伙食”。尤芳乏执行了这一任务,一方面发动群众拒交钱粮,另方面收集部分粮食供游击队使用。八月间,敌人出动了十二名伪警兵配合伪人员来砌坑村强征钱粮,扬言不交粮就抓人。针对这种形势,尤大斧于八月八日(农历七月初十日)召集十多人在砌坑村尤文彩家中开会,研究袭击伪征粮队的详细计划,具体布置放哨守路和撤退的路线,还通知邻近的党员带领赤卫队员配合,以壮声势。八月九日,尤芳乏带头抗粮被伪兵抓起来,绑在砌坑祠堂。傍晚,伪兵把枪架在厅上,集中吃晚饭时,尤大斧带领游击队和赤卫队二十多人,迅速地从边门冲入祠堂,解救了被捕的同志,缴获了敌人的长枪十一支,短枪一支,全部安全地回到驻地。
一九三五年三月至八月间,尤大斧率领游击队先后在五坦、后垵、砌坑、井上等村镇压罪大恶极的地主、恶坝、奸商、伪征粮人员等共三十余人,并把地坝的财产分给贫苦的农民,得到贫苦农民的热烈拥护。
尤大斧同志常说:“我们的弹药少,不能随便浪费,只有和敌兵作战时才能开枪,对待土豪劣绅,用刀来解决就可以了。”在多次除坝中,他都带头亲手砍杀敌人。他的勇猛的斗志和革命的决心,在第三支队中起了示范作用,鼓舞了游击队员们的斗志。
在尤大斧同志的带动和帮助下,砌坑村地下党的工作搞得很出色,全村共有九人脱产参动革命,其中四人为共产主义的壮丽事业,献出了年青的生命。
一九三五年十月四日(农历九月初七日)因叛徒出卖,敌人出动二百余人包围第三支队的根据地岭兜,敌众我寡,游击队分散突围。尤大斧同志带领队员五人撤至榕桥的五坝村石洞内隐蔽,伺机再图恢复。十月十日(农历九月十三日)由于叛徒王六告密,尤大斧同志不幸被捕,当日惨遭杀害,壮烈就义,牺牲时年仅二十六岁。



游击队主要作战事迹

1934年4月,尤大斧、吴永乐从赤卫队中选拔10余人组建晋南武装队,有15人枪,作为执行战斗任务的主力。晋南武装队和赤卫队为配合中央苏区反“围剿”,牵制敌人兵力,开展了频繁的武装行动,烧毁泉厦公路的晋南(白垵与官桥交界)木桥、跷脚桥沉桥共三座较大的桥梁,还拆除多座公路小桥梁,砍掉电杆,拉走电线,使敌军的交通遭到破坏,通讯联络在这一地区一度中断。为此,敌人曾在电线杆下密埋手榴弹,阴谋炸伤赤卫队员。但赤卫队员很快识破敌人的诡计,细心挖出七十多颗手榴弹上缴,充实武装队的武器装备。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撤离中央苏区后,南方八省转入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敌人对泉属地区红色据点进行残酷“围剿”。
为了粉碎敌人的军事“围剿”,厦门中心市委决定组成晋南县委,提出“巩固根据地,建立游击队,进行游击战争”的方针。这时,晋南县委利用“闽变”和联合19路军反蒋抗日的有利时机,抓紧建立和恢复党团的组织,创建武装队,扩大根据地。先后建立梅岭、山边、官桥、安海、东北5个区委,22个党支部和党小组,党员140多人,革命基点村58个,并在南安梅花岭十三乡和晋江砌坑一带建立了赤卫队、儿童团、妇救会、抗日会,公开宣传抗日救国,群众运动搞得轰轰烈烈。革命活动地区以梅花岭为中心,遍及晋南同200多个村庄,并以官桥为依托,向同安凤巢、南安东田一带发展新区,建立了南同区工委,建立了交通网,与安南永德打成一片,形成东西游击走廊之势,革命武装力量有了新的发展。
1935年3月,中共安溪中心县委决定由红二支队支队长尹利东、政治委员李剑光率领精干的驳壳枪队30余人转战晋南游击区。在晋南游击队紧密配合下,尹利东率队在南安榕桥梧坝村镇压了贩卖鸦片的恶霸李奕、李金父子2人,使当地土豪劣绅闻风丧胆。经过斗争实践的锻炼,晋南游击队由1934年3月组建时的15人发展到50多人、枪,扩建为晋南游击大队,大队长尤大斧,政治委员傅文煌,副大队长王美,政治部主任王村生。此时,中共晋南县委、晋南游击队主要驻地是南安岭兜游击根据地,内坑地区的砌坑、白垵葛州、长埔、欧厝等10多个乡村是重要的活动基地。
晋南游击队建立后,就不断组织赤卫队、各地群众武装打击敌人。1935 年清明节后,晋南游击队发动群众数百人,听取粘文华等人作动员报告,准备围攻内坑恶霸。后因行人泄密隘门紧闭而未果。但通过这次集会,振奋群众精神,扩大了政治影响。1935 年5月,反动政府派一支征粮队在白垵强征钱粮,翻箱倒瓮,赶猪牵牛,抢夺人民财产,群众极为愤慨。应群众惩办恶徒的要求,晋南游击队和赤卫队共100余人袭击反动政府征粮队驻地,当场烧毁征粮清册,宣布恶徒罪状,执行枪决2人。8月8日(农历7月11日),又把驻砌坑摧粮的敌军10余人包围起来,缴获步枪11文,短枪1支。还先后镇压了在内坑附近为非作歹的特务、恶霸等反动分子7人。晋南游击队和赤卫队前后在晋南边区共镇压恶霸、特务及各类反革命分子30余人,使反动当局和土豪劣绅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革命声威大振,群众情绪高涨。
晋南游击队和赤卫队的革命行动震惊了泉州国民党反动军政头目,多次调动大批军队对晋南边区大举“围剿”,疯狂反扑,使晋南边区内坑各基点村的革命斗争处于极其艰苦的阶段。
1935年9月19日夜,晋南游击队和赤卫队大部分人员到井上村铲除恶霸,官桥区委委员尤灵波因腿有残疾留在岭兜后垵队部看守。早有预谋的敌军谢辅三旅纠集兵力200余人,兵分三路袭击岭兜后垵,尤灵波和当地群众106人被捕。20日,尤灵波在被押往官桥途中泰然自若,大唱革命歌曲,高呼口号,表现出共产党员英勇的革命气节。当天晚上,他在官桥镇公所受尽酷刑,坚强不屈。第二天,敌人把他和八个群众用汽车押往安海。当途经皂店村附近时,尤灵波奋力跃出车斗,准备脱逃,但因双手被绑住,绑手的绳子另一端仍被拴在车栏上,敌人又不肯停车。最后,尤灵波被活活拖死,牺牲时年仅21岁。
10月4日凌晨(农历九月初八),敌人又纠集兵力200余人和当地反动分子相勾结,再次包围岭兜后坡。尤大斧率领队员奋起迎击,坚持战斗一个多小时,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游击队分两路突围。一路由队长尤大斧、政治部主任王村生率领,约10多人。他们避开迎面而来的一股敌军,率众从半山腰滚下山沟,沿沟底穿过树林分散神出敌军包围圈,尤大斧、王村生等5人转移到施坪村顶梧坝的橄榄石崆隐蔽。另一路由王美和区委委员尤小芳率领,突围后被冲散。王美、尤小芳和尤玉秀不幸被捕,当日被反动派惨杀于岭兜坊脚。同日被捕的还有尤天从、尤东等8名战士。后来,尤大斧、王村生等5人继续隐蔽在施坪村顶梧坝橄榄石崆中,并寻找机会和当地革命组织接上关系,查询失散的游击队员,准备再集中队伍与敌周旋。10月6日,由于叛徒出卖,敌人假装进洞和尤大斧联系,乘其不备时突然下手杀害他,王村生、洪我降、张德芽、王克智等4人也同时被杀害。威震晋南的游击队精英损失惨重。尤大斧牺牲后,张尚守接任晋南游击队队长,带领游击队坚持斗争。
1936年春,安南永地区的叛徒郭港等组织“铲共义勇队”,潜入晋南地区进行破坏。晋南游击队政委傅文煌及官桥区林青又接连叛变,晋南交通站和厦门中心市委也先后被破坏,晋南县委及游击队与上级组织断了联系。在敌人不断进攻下,游击队转战南安大宇、英都。1936 年10月,游击队被反动民团包围,张尚守被杀害,游击队被打散,队员被捕多人。剩下少数队员转移到永春,又遭敌人围捕,仅个别队员死里逃生回到梅花岭。




晋南游击战争的意义

晋南游击队从建立到失败,历经1年又5个月,队员由30多人发展到50多人,活动地区遍及晋南同三县的很多村庄。有力地推动了晋南同地区革命形势的发展,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在晋南地区的反动统治。在反“围剿”斗争中,游击队配合红二支队先后牵制敌人两个师以及其他反动武装1万多人,对减轻苏区的军事压力做出了贡献。




来源:晋江史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