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安海十九间,永不褪色的红色记忆!

作者:游子看看

发布时间:2021-03-02 22:55:22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为了纪念建党100周年,即日起,本报推推出“红色侨史”专题,选取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来,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等各个历史时期,广大晋江华侨华人和归侨侨眷所作的突出贡献。首期刊载由养正中学退休教师张子瑜撰写的《红色侨厝写传奇》。




01

历史选择“十九间”


从安海圣殿一阁楼底下的低窄通道穿过,就进入偏僻的枋皮巷。巷内幽深曲折,上世纪四十年代,一些特殊身份的年轻人频繁出入巷中的十九间郑厝番仔楼。我的学生、十九间郑厝第四代后人小郑带我走进这座现为枋皮巷7号的历史建筑。经过百年的风雨侵蚀,二层番仔楼现仅存一层,中西合璧的闽南红砖建筑典雅别致,它的罗马式门柱庄严而大气,宽阔的庭院依旧草木茂盛,绿意盎然,百年老房子至今仍不失豪宅风范。



十九间郑厝是晋江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文保石碑默默地站立在大门内庭院的一方花圃里,显得十分低调。石刻碑文正面清晰可辨“中共泉州中心县委第一次干部会议会址”几个大字,背面则详细记载会议内容。


1945年4月,来自泉州各县的中共地下党领导骨干27人在这里召开会议,会议历时7天,是泉州地下党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会议。会议最大的成果是成立县级党组织,许集美就是在这次会上当选为安溪县工委书记的,而小郑的伯父郑种植则当选为安溪县工委委员。在众多的勇敢者中,他又同许集美一起被选为打通闽西要道的挺进队队员。


历史选择十九间郑厝,是地利与人和的必然。这条偏僻的小巷,多处隐蔽的小出口便于紧急疏散,而楼子空间大、房间多,这就为地下活动提供足够的空间。郑氏一家同心协力,兄妹们是活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在大哥郑种植的引领下,四个妹妹秀宝、秀治、秀凤、秀惠都加入地下党组织,而他们老祖母的包容和支持,则成就了这个地下党活动据点。


这次会议之前,郑种植对老祖母陈金盏说:“阿嬷,共产党要借我们家开会,你不要怕,你的孙男孙女有好几个,是抓不尽杀不完的。”作为一家之主,陈金盏虽然知道这是冒着生命的危险,但她疼爱孙子,尊重孙子的选择,毅然当起这次会议的“总管”,担负后勤保障的繁重任务。七天七夜,番仔楼忙碌紧张,楼上的会议有序进行着,楼下种植的祖母陈金盏则和母亲龚琼治婆媳俩忙于煮饭送菜,而家门口郑家姐妹“诸秀”也在放哨,警惕地观察着巷子里的动静。


△郑秀凤、吴碧玉、郑秀治、郑秀慧合影(自左至右)


在十九间郑厝的大厅正中,悬挂着一张晋江市人民政府颁发给“革命五老人员”陈金盏的奖状,奖状上的“光荣之家”四个大字赫然在目。奖状既是对这个家庭的褒扬,更是对老祖母陈金盏无私奉献的肯定。和旧时代的闽南家庭妇女一样,陈金盏善良、淳朴,经常把丈夫从南洋带回来的贵重药品慷慨地赠送给急需的街坊邻里,在亲戚朋友中有很好的口碑。这个思想开明的番客婶造就了一个不平凡的“光荣之家”!


02

侨眷踏上革命路

翻开泉州地下党斗争史,可以看到十九间郑厝家族浓墨重彩的华章。攻打安海,是郑种植和后来成为郑秀凤丈夫的朱义斌率领游击队员直捣镇衙,取得战斗的完全胜利;泉州劫狱,是后来成为郑秀治丈夫的颜嘉祥勇闯监狱,营救出包括郑秀宝的丈夫施能鹤在内的五位地下党员;策反国民党三二五师起义,是颜嘉祥等人打入敌方内部,做大量的策反工作,为闽南地区的解放作出突出的贡献。他们也曾身陷囹圄,经受了严峻的生死考验。郑种植、吴碧玉夫妇在戴云山之战后的游击队转移途中被捕,囚禁于泉州,他们与敌方巧妙周旋,最后越狱成功;郑秀治在狱中英勇斗争590天,后因当时的晋江专署专员弃暗投明,大量释放政治犯而侥幸获释;施能鹤也坐牢405天,最终在泉州劫狱中获救;而长时间寄居于十九间郑厝的郑种植的堂叔、时任中共晋江县工委书记的郑家玄,被捕后在狱中备受折磨,他不屈不饶,最后英勇就义,把自己的生命永远定格在风华正茂的33岁。


参与当年劫狱行动的颜嘉祥(前排右一)、张尚楚(后排左一)、许昔丛(前排中)、吕清河(前排左一)、史其敏(后排右一)、许东汉(后排中)等合影


风雨番仔楼,红砖色愈深。目前十九间郑厝的守望者是小郑的母亲周素治老师。周老师守望的不仅是一座建筑,而且是一个家族的传奇,更是一座红色的丰碑。这位退休教师述说起家族历史中一些尚不为我所知晓的故事。


1917年,这座华美的建筑落成了,它是晋江、南安两地的第二座番仔楼,恢宏而精致的楼宇昭示着房主郑拱照雄厚的经济实力。大门两侧的石刻对联“清芬挹石井,书香分石井,瞻祖里亦近圣居,左右逢源双石井;拓地外安平,派衍内安平,迪前光而垂奕祀,前后济美两安平”为养正学校首任校长佘奏敷所撰,这副名联为番仔楼增添了书香韵味,道出了家族的渊源和番仔楼独特的地理位置。郑拱照是郑种植的祖父,携长子川田和次子士美旅居菲律宾。


番仔楼落成后不久,川田回乡娶亲,迎娶的是通天巷前清秀才、养正学堂第一任堂长龚丕清的千金龚琼治,婚后喜得贵子郑种植。郑种植的舅父龚作梁是越南华侨富商,郑种植在富裕优越的环境中长大。他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字,也善于为文作赋。他参加抗战时期安海进步团体“二抗剧团”和“友丝读书会”,他结识了进步人士,读到了进步书刊。1942年,地下党在“二抗剧团”发展党员,他被吸收入党。他的妹妹们也都知书识礼,兄妹们以教师职业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在世俗人看来,郑家诗礼传家,生活富裕,他们完全可以过上令人羡慕的安稳日子。但他们却执着于信念,怀揣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走上了出生入死的道路。


郑士美


03

功成写就群英谱

革命战争年代,郑种植先生身居要职,曾担任过中共安海支部书记、厦门市工委委员、泉州中心县委委员、闽浙赣游击纵队闽中支队泉州团队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郑家人在省市县各部门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郑种植先后担任晋江地委组织部长、泉州市委书记、福建省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等职务,郑种植的妹妹们也担任了各级各地的领导,郑秀宝是厦门市妇联原主席,郑秀治是三明市妇联原副主席,郑秀风担任了原晋江地区卫生局副局长,郑秀惠则担任福建省妇联原组织干事。当年与郑家兄妹同生死共患难的几个地下党员,后来也成了郑家的乘龙快婿,并在1949年过后担任要职。郑秀宝的爱人施能鹤先后担任厦门市副市长、厦门市政协主席;郑秀治的爱人颜嘉祥担任福建省公安厅一科科长;郑秀凤的爱人朱义斌担任晋江地委副书记;郑秀惠的爱人刘基固则担任晋江县县长。而种植的二叔郑士美,这位1939年就在菲律宾加入中共并多次遭菲律宾当局追捕而流亡的老华侨,归国后也在中央侨委和福建省侨联担任要职。


郑家的家史是辉煌的,但郑家人却是低调而淡定的,他们引以为傲的绝不是身居高位、官居要职,而是艰难岁月里自家人的那一份执着,那一份坚守。听周老师的述说,可以感觉到她的从容与谦逊。在讲到自己的丈夫郑炜煜的时候,她自豪地说:“那时候,炜煜虽然年龄还小,但他懂事,他和姐姐们一同放哨,保证了十九间郑厝这个秘密据点的安全。”守望着十九间郑厝,周老师内心是充实的,郑家的后人会经常从各地来看望她,来看看祖宅,来缅怀先辈们的“乌篮血迹”。


告别十九间郑厝,信步于祥和静谧的枋皮巷,已经听不到地下党远去的脚步声。人们已经远离战火硝烟,没有了血与火的洗礼,不必再面临生与死的抉择。然而,十九间郑厝那一代人的大爱情怀,在这个时代弥足珍贵。尽管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精神高地,但真心、善良、担当和无畏永远是人世间恒久的价值追求。



通讯员  张子瑜

 编辑  庄铭毅 张春媚 

审核  黄昌木 陈超雄

来源:晋江乡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责任编辑:游子看看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