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读砚

作者:闽南文化

发布时间:2020-10-21 16:40:00

作者:洪天平

我的书房有一方砚台,已经伴我二十几个寒暑了。并非全是附庸风雅,实为偶尔用之。

我常想,被誉为文房四宝的笔墨纸砚,砚位列最后。湖毫、徽墨、宣纸、端砚,它们来自五湖四海,隔山隔水,却亲如兄弟。憨厚谦让的砚,自认老四。排序当属偶然,只是人们一般不大可能倒过来叫,大度的砚也就习以为常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一种美没有华丽的外表和迷人的风韵,但它美得内在,美得庄重,因而也美得极致。笔有刚柔兼修之道,洒脱而俊逸;墨有泼洒凝聚之能,酣畅而自如;纸有着墨化白之功,悠然而不止。砚呢?默默地端坐于书房的一隅,一年四季不动声色,只待主人的驾临。一方砚台,又称砚田和墨池。自古以来,它虽深藏闺室不轻易出游,却是贵族疼平民喜,朝奉野尊,更是文人墨客的座上嘉宾。

不管何时,砚都缄默而矜持,然而每当主人宠幸时,它便坦荡地敞开自己的襟怀,任由稠稠的墨浆深情拥抱。砚又是淡定的,它专注地守候书桌的一角,任由遒劲的笔在它上面蘸墨、刮墨、匀墨,或浓或淡或轻或重,它始终纹丝不动,气定而神闲。有时候,主人临时把它拿过来做为压纸石,它也不嫌大材小用,一副谦谦君子之态尤受人敬仰。

砚自视平凡而不露峥嵘,通常表现得木讷甚至混沌。它不会炫耀自我,一心辅助笔和墨在一张张宣纸上演绎山水花鸟、诗词歌赋,写尽历史烟云、人间百态。虽然它排名末位,但一切表达美的书画墨迹都是从它这里开始的。

一方石砚,平铺直叙,无耀眼之光,无诱人之貌,然而它的生命和活力不亚于金玉。文房四宝中,它承载着笔的锋芒,墨的厚重,纸的张扬。如大儒,如文魁,如羞女,如慈佛,是镇守书房的精神基石。

很难想象,如若没有砚的甘于寂寞,如若没有砚的稳重内敛,如若没有砚的专注静候,人们该如何案前沉思,脑书腹稿,继而挥毫泼墨,成就一幅幅佳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然,懂砚的人也许并不很多,所以自古以来文房四宝中当数砚是雅士骚人宠爱之物而被史存册记。平凡如我辈者,既认为它平常又觉得它神秘,但其古朴神韵和优雅气息,总令那些略知文墨的人心摹手追,这便成就了砚的不朽之魂。

每当我于静夜独守书房时,常常没能象传说的那样有“灵感”飞溅,往往在无所思中做些下意识的动作,或翻翻书页,或把玩笔墨。这时我的双目对视着案边的砚台,心想人再失落莫如砚,人再空寂莫如砚。那些文人或所谓文人的才思都借着笔墨在纸上张扬而去,唯有淡泊名利、甘于孤寂的一方砚台伴我守夜。伴砚须品砚,品砚须读砚,品读了砚你会渐渐懂得砚的外憨而内秀。

砚的姿态或方或圆,一向素面朝天而不刻意梳妆,因为它永远年青但并不幼稚,永远成熟但并不衰老。砚不善长袖弄舞,它宁拙勿巧的风骨,含蓄得叫人生怜又令人肃然起敬。它隐身深闺,胸中尽是墨水而不沾半点尘嚣。

砚专心致志承载着墨,但它又不泄墨、不溺墨、不溢墨,这是砚的品格。懂砚的人能在孤坐书房时品味它的高洁,倾诉自己的心语,于“心灵架桥”中悟到许多。

一方砚恍如一段沧桑,一页历史,在你我的悉心研磨下徐徐地续写下去,于不倦的延伸中,自己的人生也能得到陶冶和丰富。

责任编辑:闽南文化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