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微博
  • 微信

漫谈泉州铁炉庙

作者:闽南文化

发布时间:2020-10-21 14:05:21

泉州铁炉庙,原位于新门街龙头山,现移至西街象峰巷西段、泉州晚报社西侧。该庙在古代是奉祀“文章司命”之神应魁圣王,较为特殊,曾为泉州大寺庙之一,名载《晋江县志》、《泉州府志》、《八闽通志》;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古代泉州科举兴盛,文教发达的一种反映。然而,研究泉州宗教和民间信仰的专家学者似乎把它忽略掉,迄今在有关论著中还未见排上队,给予应有的论述。于是,本文试谈该庙几个问题,以作抛砖引玉之举,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一、谈庙名之由来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16 “坛庙寺观”载:“铁炉庙,在府治西铁炉铺, 旧名升文铺庙,为五代留鄂公从效铸冶之所。”据此记载,铁炉庙不是原名,原来之名叫升文铺庙。可是,铺这种行政区域的划分到清代才出现,而且查乾隆 《泉州府志》卷5 “都里”,泉州城厢西隅只有铁炉铺而无升文铺。据了解,那里是有条升文街,在清代是属铁炉铺,于是铁炉庙有名升文铺庙可能是它位于升文街之故。但升文铺庙并非铁炉庙的原名,明成化八年(1472年)立石、奉议大夫杨曜宗撰写的《铁炉庙记》载曰:“余观清源郡志,铁炉庙在城西宣明坊直南,相传留鄂公造兵器之地。”①《清源郡志》(《清源志》)系宋代编纂, 坊为宋代的行政区划,可见早在宋代该庙就名之为铁炉庙,而不是原名升文铺庙后才有铁炉庙之称;升文铺庙之名大概是清代(在乾隆之前)出现的。


《泉州府志》和《铁炉庙记》都很清楚地告诉说,铁炉庙之名的由来是因其庙址“为五代留鄂公从效铸冶之所”,即“留鄂公造兵器之地”。留从效,永春人,五代闽国时为泉州散员指挥使,南唐灭闽国后官至清源军节度观察使, 授同平章事兼侍中、中书令,封鄂国公、晋江王。据清道光《晋江县志》记载:“从效出自寒微,知人疾苦,在郡专以勤俭养民为务,恒衣布素,置公服中门侧,出乃服之。常言:‘我世贫贱,不可忘本。’民爱之,郡内安治。”②又《清源留氏族谱》记载,留从效统治泉州期间,“陶瓷铜铁远泛于番国,取金贝而返。民甚称便”③。所以,后人在其铸冶之所建庙,尽管崇祀之神是应魁圣王,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但还是取名“铁炉庙”,以表纪念。可见在历史上凡是有功于老百姓之人,虽然有的地方没有把他被奉为神,但人们也会采取其他方式来纪念他。




二、谈修建年代

铁炉庙始建于何时,由于文献上未见记载,亦无考古资料可作依据,故无法找出其明确具体的年代,只能推测它是建造于北宋时期。其理由有三:


 一、铁炉庙是在五代留从效的铸冶遗址上建造起来,并且是后人为了纪念他而给予定名为铁炉庙的。因此,它应当建造于北宋建隆三年(962年)留从效逝世以后,然而,留从效的铸冶之所是位于泉州城厢西隅,其遗址在北宋的一百六十多年间如果还没有建造此庙,必定出现别的建筑物或改作其他用途, 于是经过二、三代人之后,“铸冶之所”会在人们的观念中消失,对留从效的怀念也会被淡忘,那以后建造的庙就不会被呼为“铁炉庙”。所以,以铁炉庙之名推测,它肯定是建于北宋,甚至不会迟于北宋中期。


二、铁炉庙祀应魁圣王,为“士之应科名者祷焉”④。北宋时,泉州已成为 我国“四大对外贸易港”之一。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文教事业也日益发达,早在北宋太平兴国七年(982年)泉州就建有府学,读书应科举考试者已为数不少。别的县不说,单以泉郡附邑晋江县而言,据清道光《晋江县志》所列北宋期间考中进士者就达278人,还有特奏名133人⑤;考中举人者因没有列出,不得而知,但为数肯定更多,而参加考试者的数量必然还要多出好几倍。所以, 为“士之应科名者祷焉”的铁炉庙完全有可能在北宋期间就建造,以适应和满足这些应科名之士的愿望和要求。


清乾隆《泉州府志》记载,南宋嘉泰年间(1201—1204年),郡人曾从龙重建铁炉庙。⑥曾从龙(1175—1236年),字君锡,号云帽居士,泉州城内人, 系北宋中叶著名政治家曾公亮的四世从孙,南宋庆元五年(1199年)高中状元,后累官至参知政事。他因在上京赴试的前一年即庆元四年(1198年)祈梦于铁炉庙有应,故于嘉泰间重建是庙。杨曜宗在《铁炉庙记》对此事有较详细地叙述,他曰:“曾公从龙未第时,常祷于所谓铁炉庙者,梦有书幅纸,视之云:’两烛并辉于今秋,一荐独横于天下。'既寤笔之牖间。越夕,有谢君次山亦祷于庙,神告之曰:‘吾已语曾子明矣,请视其牖,谢亟谒曾以告。明年。曾果擢进士第一,此庆元四年事也。嘉泰间,曾公重建是庙,载诸郡志,昭然可考。”⑦这当然是种迷信之说,梦之所应是种巧合,但曾从龙于嘉泰间重建铁炉庙却是事实。


清乾隆《泉州府志》又载,明永乐四年(1406年),泉州通判洪葆重修。⑧ 洪葆,字子厚,杭州人,他于明洪武三十年(1397年)任泉州府通判;而重修铁炉庙事则是明建文元年(己卯年1399年),他任职于国子监出差来泉治民事时筹划的,永乐二年(甲申年,1404年)动工修成的。非是永乐四年所修。杨曜宗在《铁炉庙记》中对此事交代得很清楚,他写道:铁炉庙于南宋嘉泰间曾从龙重建后,“多历年所,风雨震凌,上漏旁穿,栖神无所,吾侪视之欲然,诚为欠事。岁已卯春,东安洪公子厚由冑监来悴是邦治民事,神圣当其可,尝谒是祠,间有问焉吉凶祸福,应之如响,遂慨然以起废为己任,乃捐岁俸,命其祠旁敏于事者曰曾志民、曰陈志高以掌其役,鸠工度材,课庸售直。始于甲申之仲春,至秋七月而祠以成,显敞邃深有加于昔,邦人瞻仰莫不有怿。作堂于右,以奉观音大士,存旧规也。”⑨因此说,洪葆重修铁炉庙是在永乐二年 (1404年)仲春,七月竣工,而且又在其右重建观音堂。


洪葆自己捐俸重修铁炉庙,修得怎样呢?杨曜宗在《铁炉庙记》中描述说:“永乐四年春,余归自藩府展省先茔,常经所见,其楝宇翚飞,丹垩辉映而异之。”并且“显敞邃深有加于昔,邦人瞻仰莫不有怿”。⑩可见,他将铁炉庙重修得此以前更加堂皇壮丽,令人欢快!从杨曜宗这段描述,亦可明白《乾隆府志》 是将杨曜宗来泉见到重修后的铁炉庙的时间,误作洪葆重修铁炉庙的时间,即将永乐二年重修铁炉庙误为是永乐四年。


清道光《晋江县志》有载,铁炉庙于明成化八年(1472年)又曾重修⑪。然而,乾隆《泉州府志》及乾隆《晋江县志》都无此记载,说明是年不会有重修之事。道光《晋江县志》之所以有这样记载,谅必是误将明成化八年泉州知府徐源、泉州卫指挥同知秦琨立石镌刻杨曜宗《铁炉庙记》的时间为重修时可,故才出现此差错。


1958年,铁炉庙因被改建为泉州面粉厂而从新门街龙头山迁于西街象峰巷今址。原有铁炉庙的建筑规模如何因本人未曾见过不得而知,但它是古代泉州的八大寺庙之一,又从《铁炉庙记》所描述的情况来看,是颇为宏大壮观。如今的铁炉庙已大不如昔,只是一间破旧的小厅和一间小房,外附一小庭院。


以原铁炉庙来说,如果从南宋嘉泰年间(1201-1204年)重建至1958年迁徙,其时间跨度有七百多年,可据记载唯有明永乐二年重修过一次。这是不合乎建筑科学的道理,估计还有多次的重修,但不知何因而无片文只字留传下来。




三、谈所祀之神

铁炉庙原来所崇祀之神,据清乾隆《泉州府志》记载:“相传神号应魁圣王,为文章司命。"⑫此为主祀之神,《铁炉庙记》还载配祀观音大士 °观音大士即观世音,为佛教之首席菩萨,在民间也广有信仰,其情况不多赘述,现主要谈谈其主祀之神,就是号为“应魁圣王"之神。可是文献上只记载其神号, 对其来历全然没有提及,故他是何许人也无从知道,只好以本省别的地方所崇祀的相同性质并与之有一定牵联的神祇来进行推测。


《铁炉庙记》载有泉州士民曰:“吾邦素称文献,异时登甲科而跻显位不少,然皆有神以司之而兆其应。”⑭因此,“郡士子求科名者多谒梦于此”。《铁炉庙记》有记述南宋庆元四年状元曾从龙赴考前到铁炉庙向应魁圣王谒梦之事, 因上面叙述该庙修建年代时已谈及,不再赘述。又清道光《晋江县志》也载有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晋江人何承都应考谒梦之事,其记载说:“何承都于崇祯壬午科七月晦日,尚艰应试,心神不定,祷于庙曰:‘此科不中则已,如得有名,祈神一助。’少顷睡去,梦神榜一联云:‘身分七十二代,名占第一流人。’以掌遮出句‘七十二’字,教之读曰:‘身分二代’,又遮对句‘流人’, 二字,教之读曰:'名占第一',觉以为可得元。急走南关,觅往省商船,列十四号。到,米船适将开棹,急登之,越早即到。才傍南台桥,即起大风,后十三船皆失利,惟此幸无恙,舟子以为异。鸠渡钱,问何,何曰:'无有也,只三十余铜耳。’舟子曰:’既欲乡试,何以无有?’曰:‘以贫故缓,缘得异梦,姑且来耳,冀相谅,中则来酬。’舟子曰:'试费应若干?'曰:'白镪三两可矣。' 舟子指渡钱与之,适符其数。果中元,再登顺治己丑进士,亦分二代。今此联尚揭庙中。”⑯不管曾从龙、何承都应梦之事是否是巧合或是编造,但可看出以前泉州应科名士子祈祷铁炉庙应魁圣王的主要形式是谒梦。在本省邵武有座惠应庙所祀之神广佑王是与铁炉庙应魁圣王的性质相同,多为应科名士子所崇拜, 而且主要形式也是谒梦。广佑王神姓欧阳名祐,是隋朝一位清官。根据情况推测,铁炉庙所祀的应魁圣王有可能也是此位历史人物。其理由如下:


一、明•黄仲昭《八闽通志》载曰:,“惠应庙在(邵武)府城西四十九都。神姓欧阳,名祐,洛阳人也,仕隋为泉州太守。”⑰此神有两点会引起泉州士子产生崇拜的意念:一者,他姓欧阳,为泉州历史上第一个进士、唐贞元八年 (792年)与韩愈同登“龙虎榜”的欧阳詹的前辈,渴望中举的士子有可能对姓欧阳之神格外敬重;二者,他生前为隋朝泉州太守,虽然当时的泉州为今之福州,但唐代以来今之泉州就一直被定名为泉州,而且隋代的泉州还管辖唐以来所称泉州的地域,于是,泉州士子有可能选上这位曾是“泉州太守”之神来进行崇拜。基于这两个原因,尽管欧阳祐是首先在邵武立庙成神的,但泉州士子是极有可能将它引来泉州崇祀。


二、《八闽通志》载曰:惠应庙“有祈梦堂,每岁大比,士多谒梦于此。” 引《谒梦录》曰:“叶祖洽赴省试,梦神以犬肉一片置几上,命食之,又指殿下竹一束示之,莫晓其义。明年作大魁,方悟一片犬肉置几上乃‘状元’二字。前者廷对皆出赋题,至是始问策。竹一束者,‘策’字也。江俞,建昌人,治声律。谐祠下,有祷梦,王者告之曰:‘俗不如古。’语之至于数四。俞莫之晓。后于解试,出《圣上朴臥皇质赋》,以'圣上以此还民之淳'为韵。初欲押'还'字、'民'字、'之'字,俱不稳。忽思梦中之句,遂押’淳’字。殳云:'俗不如古,圣期再淳。以此皇风之质,朴夫天下之人。‘主司批破题四字冠场,遂中魁选。建安詹必胜兄弟三人谒祠,梦神倒书二句于壁,云‘万里无云天一色,秋风吹起雁行高’。及秋闱同预荐,而二弟之名居先,人以为倒书之验。叶尧蓂,崇安人。未第时来谒灵梦,王者赐诗云:’十日阴沉雨,皇都喜乍晴;浪子龙角稳,风细马蹄轻。‘后领乡荐,就试南宫,放榜之日,积雨开晴,尧蓂果擢高第。”⑱这说明应科名士子向惠应庙广佑王祈祷,谒梦是主要形式,而且神所赐之梦都是带有隐语性的预测,与铁炉庙应魁圣王一模一样。


三、《八闽通志》也载曰:“宋庆元三年秋,曾从龙祷于庙,梦有书幅纸示之云:'两爵并跃于今秋,一荐独横于天下。’又梦一人屈指数云:‘四十年事。’是科兄弟同发举,所谓’两爵并跃于今秋’。明年春里擢状元,所谓‘一荐独横于天下’。‘四十年’者,盖泉州自梁克家登大魁之后至从龙时,恰四十年也。按《方舆胜览》谓,从庆元四年秋,即私居遥祷邵武广佑庙之神,是夕得此梦。二说不同,未知孰是。”⑲这里记载曾从龙梦中所得之联对与《铁炉庙记》所载有些出入,可能是《八闽通志》有错,因曾从龙兄弟没有同科并举;但所说《方舆胜览》记载曾从龙是在家中遥祷邵武的广佑王而得此梦之事却令人寻思。因为金榜是否题名为士子一生中最重要之事,要求神明保佑高中,仅在家中遥祷是难表诚心之意;又曾从龙是泉州人,到铁炉庙是极为方便,何用 在家遥祷千里之外的神明;再者,《铁炉庙记》明确记载曾从龙是到铁炉庙谒梦而得此梦。所以说,铁炉庙所祀之神很可能是广佑王才会使《方舆胜览》弄错。


从上所述三个理由来看,铁炉庙所祀之应魁圣王很可能是欧阳祐,但这仅是推测,尚难定论,还有待于新资料的发现才能证实是否正确。如果所祀之神真是欧阳祐,它也是属于清官崇拜。这位应魁圣王不仅具有为士子预测功名的功能,而且问之“吉凶祸福,应之如响”⑳,也可说是位具有多功能的神明。


清末,由于废除科举,应魁圣王就被吕仙祖,即道教全真道奉为北五祖之一的吕洞宾所代替;又除原祀观音外还加祀苏夫人姑,即明代封为“护国卫生衍圣崇福夫人”的苏六娘。1958年庙迁来今址,依然奉祀吕仙祖、观音和苏夫人姑。


总之,原来铁炉庙所祀的应魁圣王,不管是欧阳祐或是其他人,他既为被誉之“海滨邹鲁,文献之邦”的泉州的士子所崇拜,在当时科学不发达而祟信鬼神的时代里,对于促进泉州文教事业的发展是发挥岀一定的作用。所以,韩 府右长史、奉议大夫杨曜宗说:“郡志载其预知科第,有祷即应,是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权衡,其有功于文教也。”㉑正因如此,应梦中举而居显位者以及泉州官府才会为之修庙立碑。今天,我们在研究泉州宗教和民间信仰中应重视对它的研究,才能全面地反映出古代泉州宗教和民间信仰的兴盛状况。


现在,明成化八年所立的《铁炉庙记》石刻,已于1998年3月被泉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四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为研究和参观铁炉庙提供方便和保证。



责任编辑:闽南文化

游子看看入驻咨询、新闻爆料热线:13788805978 欢迎您的加入和爆料

0
收藏

评论(0)

已输入0字

热评论

置顶